成功,是一種狀態,不是結果論。

尋找人生第二個家鄉,在瑞典扎根ing,雖是一件事,

卻包含數不清的挑戰、數不清的突破,只有親自體驗才知道,無法以文字一一傳達。

 

浪人問:「請您分享曾經做過3件最具有城市浪人特色的經歷?」

安妮說:「尋找人生第二個家鄉,在瑞典扎根ing,雖是一件事,卻包含數不清的挑戰、數不清的突破,只有親自體驗才知道,無法以文字一一傳達。」

ex瑞典文還很生疏時,強迫自己和商店店員、面試者、朋友溝通、寫履歷,能用就用,即便知道自己將聽不懂對方的回答,或錯誤連篇,一開始連狗都聽不懂我說的瑞典文,或是履歷寄了才發現用錯字(笑)。

ex練習後空翻、雜耍、裸泳等來自天生對人體的限制或從小被教養凡事小心翼翼的恐懼感

ex100%真誠的心面對人際關係,再不舒服也要強迫溝通和說明自己的感受、維護自己的權益,而非忍氣吞聲,騙自己一個團體和諧就是不發表個人意見 

 

浪人問:您覺得別人給自己最滿意的稱號是什麼?

安妮說:「女強人!」

小時候寫作文立志長大成為女強人,正當自己沾沾自喜寫了這麼偉大的夢想時,

卻被媽媽姊姊潑了個大冷水:女強人是負面用詞,改掉!

我依然記得當下自己多麼錯愕和失望,但慶幸地我的家庭教育還是很自由的,

因此長大後我就一路走女強人路線,

搬重物、爬樓梯時心裡頭想的都是自己即將變得多麽強壯不需要為小事尋求協助,因而感到開心。

打籃球時深信這是身為人類能展現戰鬥本能的最佳機會,在籃球中打出了許多漂亮成績,

許多人說我打球毫無章法難以效仿、像隻蝴蝶在球場上飛舞般,讓觀眾看得精彩,

有次下場一位女籃隊長還特地跑來握手,說謝謝我的表演(笑)

我為這些小事感到驕傲,最終也習慣朋友稱呼我:神力女超人、女強人等等。

在瑞典我看見真正的兩性平等,男人可弱可強,女人也可弱可強,

相較於過去男性要一肩扛起所有責任、女性要順從聽話並致力完美主義的壓力,

成為女強人只有正面沒有負面的含義。

ex 在健身中心,用手倒立走路、舉重的女強人隨處可見,

不是特別上健身中心健美,而是一種普通再普通的習慣。

以上我用強身為例,但我所謂的女強人,其實是指作為一個獨立自主的人,

有屬於自己的想法和履行的悍毅力,

不在乎那些把我當怪人或試圖用自己狹隘的世界觀限制我的人生態度。

 

浪人問:「您覺得成功的定義是什麼?」

安妮說:「最簡單的回答是 How happy you are in your life.

成功,是一種狀態,不是結果論。

至於如何感到快樂,我認為是一個人Know why and where on the way of life, and you are there only because you want it.

在人生的旅途中,知道自己在哪條路上,又即將往哪裡去,且是基於自我所選擇的路。

一位不快樂的百萬商人,一位快樂的清潔工,成功的是後者,因為他在人生的選擇上成功了,犧牲自己的喜好和時間去賺錢、崇拜競爭,

期待著未知的哪日能過得好些,或許是我們這世代最不切實際的謊言吧。

在瑞典的每一天,我和過去社會成功的定義不斷搏鬥--在人生中努力創業、競爭、展露頭角等是我過去的定義,

因為它實在太強烈且有明確的指標讓人膜拜,眾人喜愛隨手分享成功的三步驟、完美生活的十個習慣,

網路社群上詳列自己今天學到了什麼、去了多少地方流浪、工作團隊模式有多酷,無一是想要告訴他人、努力都不過是為了向社會證明自己的新方法也可以很快樂。

過去的我也是如此,好似沒有向人證明今天,明天就不會為自己感到驕傲,

回頭再看一次,原來都不過是將自己的成績放在網路,給人重新評分的過程,和過去考試打分數的習慣如出一徹,

若缺乏他人公正公開的認同,自我本身的價值都是白說。

現在的我,從零開始,重新練習並告訴自己,我的價值由我定義,我的人生不需要討他人的肯定,

我努力走上自己選擇的道路,光就這一個決定,為自己感到驕傲,人生已經在成功狀態中了。

 

浪人問:「您覺得參加城市浪人讓您有了什麼不一樣的變化?」

安妮說:「認清了一個事實--我這一個人的性格是,即使充滿熱忱和幹勁,當做的事、放的位置不對了,千催萬請都沒用,我只會展現高度的擺爛。」

在城市浪人中我是以主辦者的角色參加,因此讓我有所體悟的反而是創辦的過程而非挑戰的內容,

城市浪人剛起步時,主辦人之中,多數都是挑戰人生的精神代表,

而我以設計師角色進入團隊,之後許多學生也像我一樣,追隨著精神領袖們加入了團隊,

兩年下來,我默默地看著城市浪人高低起伏,漸漸地發現,這個團隊確實孕育著許多理想和夢想,

唯一的問題是--這份夢想並不是我,王安妮這個人的夢想。

我掙扎了很久很久,我知道灰色地帶不好待,

最終認清了一個事實--我這一個人的性格是,即使充滿熱忱和幹勁,當做的事、放的位置不對了,

千催萬請都沒用,我只會展現高度的擺爛,繼續留在這個地方,以為精神領袖能帶領我到幸福的終點--原來,待在城市浪人,就是待在我的舒適圈。

我深知自己渴求挑戰未來、主導人生,卻因迷惘而選擇困在鼓勵挑戰氛圍的城市浪人裡裹足不前,期望能因此獲得一絲慰藉,但時間久了、領悟了,也該收拾行囊,從浪人中畢業了。

每一次的迷惘,都只讓我更加確信自身性格無法從事任何無熱忱的事,

我就是這樣一個不能逼迫、勉強的人,全心全意都只能獻給自認有趣的事,一旦違反就會自動進入擺爛裝死的境界。

透過這些自我認識的過程,我才能在未來的迷途中獲得人生指標:一旦迷惘,與其勉強磨合,不如隨風起舞!

 

浪人問:「您的夢想是什麼?實踐夢想還需要什麼樣的幫助?」

安妮說:「和伴侶一直保有玩樂的童心,在世界裡像孩子般玩耍一輩子。」

在瑞典建立第二家鄉的夢想實踐後,

我的下一步是兩國生活:未來的藍圖,是台灣、瑞典的家人每年在兩國之間自由往來,我和人生伴侶兼夥伴有個共識,

我們不需要穩定長久的工作,我們想辭職就辭職、想旅行就旅行,生活地簡簡單單,錢自然不是問題,重要的是那說變就變的隨性、說做就做的勇氣和說走就走的自由。

做一隻毫無束縛的鳥,在世界中來回,不是那種精彩的環遊旅程,而是平凡不過的自在生活,是簡單而不容易的夢想,

但已從零開始的我,原來已沒有什麼好失去,一想到未來只會越來越好,一路上的迷霧就逐漸消散了。

簡單的夢想,需要簡單的幫助--家人、伴侶的支持。遠在世界另一端的家人健康快樂、彼此聯繫,

近在眼前的新家人和樂融融、一天天更加認識彼此,和伴侶一直保有玩樂的童心,

在世界裡像孩子般玩耍一輩子,這樣就足夠了,其他的事都是人生小事,自然會有辦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