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你,這個世界有了一點不一樣。

浪人問:「請您分享曾經做過3件最具有城市浪人特色的經歷?
舒敏說:「搭便車、收割水稻、幫流浪貓TNR。」

/ 搭便車 /

去花蓮旅行的路上,原本計劃走路去清水斷涯,但在與路人聊天過程中得知這段路走路去不太安全,因此臨時起意開始在路上攔順風車。雖然開始一直被拒絕,但是最後還是有搭到一輛要去海釣的大叔的車。大叔人超好,不僅載我還當起在地導遊介紹清水斷涯和附近的風景。

/ 收割水稻 /

在宜蘭幫農夫收割水稻,那天遇到暴雨,全身濕透,赤腳在泥田裡。晚上借助農夫家,和一群新認識的朋友一起吃飯借宿和工作,一個打工換宿的感覺。順便一提,因為車的問題,我又在荒郊野外搭起了便車,同樣在開始的時候一直被拒絕,不過最後還是有搭到車。(感覺我出門真的很愛搭便車)

/ 幫流浪貓TNR /
(TNR是英文縮寫:Trap捕捉-Neuter結紮-Return放回)

其實之前對貓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就很關心動物議題了,開始關注流浪貓的狀況,然後一個很突然就找了一個朋友一起做流浪貓TNR,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盡一份力。第一次深夜誘捕流浪貓,送生病的小貓就醫,送養出生不久的小貓,中途流浪貓,這些之前從沒有想過的事情在今年暑假都發生了。

浪人問:「您覺得別人給自己最滿意的稱號是什麼?」
舒敏說:「台灣人。」

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我來台灣三年了,我的口音漸漸的變得和大家越來越像,一些生活習慣與行為也入鄉隨俗,如果不特別問也不會想到我不是台灣人。也許是因為福建和台灣的差異並不是那麼大,所有常常會被誤認為是台灣人。這件事常常會成為第一次見面很有趣的一個話題,同樣這也證明了我能夠適應並融入大家,我覺得這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

浪人問:「您覺得成功的定義是什麼?」
舒敏說:「因為你,這個世界有了一點不一樣。」

常常會問自己很多為什麼,為什麼要做這件事、為什麼一定是我去做、為什麼要用這樣的方法做⋯等,這些問題都是我不斷了解自己的過程。成功對我來說應該就是去實踐這些為什麼,了解自己,實現自己的價值,這不在於我一定要做某一件事,而在於我相信在生活中因為做了點什麼從而感受到對他人的正面影響,自己的存在也因此有了意義與價值這對我來說就是一件成功的事情。

浪人問:「那您覺得參加完城市浪人後,讓您有了什麼不一樣的變化嗎?」

我更加有勇氣去了解自己,面對自己,向熟悉的人表達自己的情感並且更願意試著做一點什麼讓這個世界變得有那麼一點不一樣。

浪人問:「您的夢想是什麼呢?在實踐夢想的路上還需要什麼樣的幫助呢?」
舒敏說:「其實挺想說是世界和平的,哈哈哈。」

可是認真的思考一下現實面的部分應該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時候能無後顧之憂吧,畢竟現在不是一個人在生活,需要考慮到家人。現在只是在想怎麼在這樣的狀況去取得一個相對平衡。自己想做的事情沒有特定哪一個,只是希望能夠更大程度的對他人,對社會有正面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