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都無法抬頭挺胸的走著,那怎麼會期待所謂的成功呢?

浪人問:「請您分享曾經做過最具有城市浪人特色的經歷?」
張傑說:「送食物給街友、搭便車旅行、FREE HUG

可能因為我生長的環境,我的家人最常告訴我:先管好自己再來管別人,儘管我個性外向,但對於這類完全陌生的連結對於我而言是陌生且恐懼的。

所以我能對於朋友的朋友侃侃而談,但對於陌生人卻有種跨不過去的線,倒很少被人發現我的這一面。城市浪人,有種:「你不做不會有什麼不一樣,但來參加城市浪人,你確定你不想趁機發現自己的舒適圈在哪嗎」的魔力,然後越陷越深就全部玩完了。

 

浪人問:「您覺得別人給自己最滿意的稱號是什麼?」
張傑說:「很好的朋友。」

廣播DJDaJay、總召、社長、張傑、學長、學弟、很好的朋友、閨密......
這樣講好像很矯情,但我真的深愛著每個稱號的來源。都有著說都說不完的故事。

我最喜歡的是『很好的朋友』,因為就某種程度上來說被用力的肯定了,這跟我待人處事可能有很大的關係,我喜歡對於每個朋友都以最真誠的態度去看著他,認真聽著他說話,但往往會被人家說我很浮誇哈哈哈哈哈,但我真的是發自內心的反應。

很多時候大家都以為我是為了給人深刻印象才這樣,殊不知我私底下就是這樣。所以當人家敢用『很好的朋友』來介紹我時,代表我真誠的那一面確實被看到了。感覺心頭暖暖癢癢的

浪人問:「對您來說,成功的定義是什麼?」
張傑說:「能夠誠實的面對自己做的每件事,並能夠以自己正在做的事為榮。」

現在社會上很多人活得並不快樂,但欺騙著自己、別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就是不快樂的來源,我覺得以自己做的事為榮真的好重要。

你自己都無法抬頭挺胸的走著,那怎麼會期待所謂的成功呢?

 

浪人問:「再參加完城市浪人後,您有了什麼不一樣的變化?」
張傑說:「打開了我對這個社會的關注度。」

剛剛先前說到街友、搭便車、Free hug,打開了我對這個社會的關注度,明白自己雖然是個學生,但卻有機會做到很多事,打開了視野。

知道社會議題好像某種程度上很沒用,但我的想法是多一個人知道,就能多一個人解釋給不知道的人知道、多影響一個人的關注度,這樣大家就能一起進步了。

 

浪人問:「您的夢想是什麼?實踐夢想還需要什麼樣的幫助?」
張傑說:「哎呀,這個問題真的好難喔,夢作得太大,會被人家笑神經病。夢太小又好像很沒志氣。」

但我其實也不太在意別人看法就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夢想嗎我想找份我想真心全意想投入的工作,然後卯足全力拚下去,偶爾跟朋友喝喝小酒、聚個餐,每天晚上帶著微笑入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