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了解自己的狀態,以及這樣的自己如何與世界相處!

浪人問:「您能跟我們分享曾經做過3件最具有城市浪人特色的經歷嗎?」
琇仁說:「重點似乎不是我做了哪些事很具有城浪精神,而是我在接觸城市浪人之後,每一次說話和採取行動背後的起心動念、以及我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開始注入了城浪特色。」

一開始就深受城市浪人的核心理念吸引和認同,是它們的溫和和包容接納了我、給予我綻放的可能性。

城市浪人給人一種:「任何人都是可以辦到的!」這種精神,是我在封閉已久後不停找尋突破窗口時,所伸出的手;他們不會評斷你的能力和經驗,並會告訴你,願意選擇站上舞台就是一種突破。

我接住了,從此慢慢重建自信、變得更成熟勇敢。當然,更能夠為自己的所選負責,接納自己、給予自己需要的愛和安全感。

但是在那之後做了最具浪人特色突破的有:

(1)勇敢創業,讓自己不斷快速成長。

(2)在台大義賣自製的蘋果派,幫助固定幫忙狗場的流浪狗。

(3)改變自己,讓自己的心隨時保持流動,改變了看待世界、與人相處的方式。

我從高中開始玩cosplay,那時候這個活動在台灣方興未艾,一般初學素人踏進來玩的還很辛苦,都靠圈子裡的人手把手帶潛規則(通常是應有的禮貌、素材哪買等),一般大眾對這個也不太了解,會帶著奇怪和嫌惡的眼光看我們,宅女、腐女、怪咖分不清楚定義,一律往我們身上貼就是了。友善的會迴避我們,不友善的會排擠我們。

我原本玩這也是躲躲藏藏的,出去外拍時對路人的敵意和觀望總是感到受挫和緊張,甚至很討厭他們擅自拿手機拍照這種行為。但是從沒主動想去做些什麼。

隨著這項活動漸漸被大家認識,2015年FF、PF動漫場次從台大搬到花博舉辦後,促使更多大眾與我們接觸交流,之後跟朋友上陽明山的私人櫻花園外拍,發現大家對我們的態度也轉為開放友善,不再背後指指點點我們,幾個媽媽帶著小孩湊過來問我們是不是在Cosplay,小孩可不可以跟我們拍照?

那時候我真的很驚訝,在不知不覺間大家對Cosplay已經接觸了不少,也讓我了解,其實過去是我先阻斷交流,無法讓大家認識我們這個很有趣、很熱情的興趣。

從那一次經驗後大大鼓勵了我,促使我能夠大方分享這項興趣,不再隔絕Coser這項興趣,也不再隔絕圈外人,我以Coser這個身份為一種熱情的驕傲,工作夥伴遇到手做和素材的問題都會主動跳出來幫忙解答和製作,並且樂意跟大家解釋任何大大小小的,對Cosplay和Coser的疑問。這也影響到我之後做每一件事對人的看法和交流,換我友善且主動的張開雙手給予他者。

浪人問:「您覺得別人給自己最滿意的稱號是什麼?」
琇仁說:「我想是女巫吧。」

不是童話裡下咒詛咒別人、充滿嫉妒心但感覺內心很需要博得存在感、認同感的女巫,比較像是盤腿坐在蔓陀蘿樣式的地墊上,燃著薰香搖著草藥傾聽人、開解人的那種,有種濃濃的部落色彩,就是大家要祈福趕邪靈還是感情受挫都會立馬衝破我家門找上我的那種。

這兩年這個稱號出現得越來越頻繁,本來還在困惑:傾聽別人跟心理諮商的事情我一直在做,卻在這兩年突然得到這個神奇的稱號,我想是在參加城浪之後,我將這項特質往更正向的方式顯化吧。能夠更進一步穩定的幫助大家,從以前只是拼命吸收他人的負面情緒、一昧安慰他人的短暫安慰劑,轉變成引導他們深入看待問題,鼓勵他們自己靜下心來與困境相處、解決問題,自己給予自己需要的鼓勵、勇氣和愛。

浪人問:「您覺得成功的定義是什麼?」
琇仁說:「你有多了解自己的狀態,以及這樣的自己如何與世界相處!

我希望每個人都能夠多關心自己一點、傾聽自己心裡的聲音,放慢甚至減少拼命用外在人事物來取得自我認同和自我價值,有些人可能會藉由透過另一半肯定、朋友父母肯定、受社會風向肯定等等這些標的來讓自己感覺到價值以及被認同,或是每天被各種不同的說法和資訊左右拉扯自己的價值觀,然而成功並沒有既定的套路和公式,也不需要通過誰來認證。

能夠時時清楚知道自己怎麼想、怎麼做、怎麼說話,靜下來多聽聽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意識和接納自己的所有狀態(包含怯懦等消極情緒),了解自己的情況和能力,隨時照顧、調整自己到最佳狀態,成為一個心靈成熟穩定的人,自然而然能掌握自己的力量,不再被各種外在標尺給限制住、不停跟他人比較而消耗能量。    

真正自我發展、茁壯的量尺應該傾聽自己的需求,由自己設定。踩穩自己的腳步,才能做好自己真正想去做的事,任何事。能夠照顧好自己,再來照顧他者,並與世界互動。

如果是這樣,那麼成功自然而然會跟上成為你這個人,並從當中延伸出許多屬於你個人的魅力特質,不需要再由你去定義與決定。

浪人問:「您覺得參加城市浪人讓您有了什麼不一樣的變化?」

我是城市浪人第一屆的參賽者與第二屆的籌備團隊,但帶給我最多的是在籌備過程遇見的各種成長與挑戰。最重要的是,我在城浪中清楚認識到自己在一個團體中擔任的角色屬性,如果以線上遊戲舉例,我具備很強烈的補師、Support特質,當領導者會稍嫌陰性(缺乏適度陽剛的決斷力),以往在小團隊的經驗中,我還是有傾向領導的性質,能夠帶大家往前走,但會需要一個有judgement的人輔佐我修正思考方向。

因此最好的做法就是當副手,或是成為團隊後端強而有力、協助安定人心的支援者。加上大家滿喜歡用療癒魔法形容我的人格特質的,那就好好運用補師這個身分,增強團隊成員的體魄和穩定團體狀態吧,哈哈哈。

(想想我第一份工作就是台大學術副校長的特助,還真是再度驗證了自己的工作特質)

每個人都可以試著摸索出自己的能力特質,用各種不同的方式為團隊付出心力,了解自己後更能夠發揮長才。也不會再去拿同一套標尺評斷自己了。 

(創創中心與臺大車庫的同事們是我上班後遇過最棒、最熱情、最認真的夥伴!)

 

浪人問:「您的夢想是什麼?實踐夢想還需要什麼樣的幫助?」
琇仁說:「我目前想完成的事很多,但目前最想完成的幾件事是寫第二部正式的小說,然後想辦法讓第一部小說正式出版。」

我也正再次創業,題目是Lightish,將「出格衣」(新衣但帶點不影響穿著的小瑕疵)、保存良好的二手衣用品牌與故事賣出去,我想要告訴大家喜歡特色二手衣是很棒的選擇,並且擺脫二手衣次等、不時尚的既定印象。

Lightish相信,每一個有故事的人,都值得一套能夠代表你,撐起你敘述的服裝。愛買衣服不是錯,但Lightish的長期目標希望改善衝動購物、快速時尚以及衣服堆積等等惡性循環與消費習慣,再進一步還有更多有關穿搭、選衣、選料等等變化,來與買家分享如何去挑選一件值得跟你很久而不厭倦的衣服(這也適用於購買新衣的考量),如果我的衣服被買走,其實不是因為我的選擇眼光好,而是買家很聰明。

這是Lightish,希望大家喜歡。

幫助的話……老實說目前這還算是一人團隊,大都是靠周遭朋友互相幫助,目前最大的困擾應該是沒有車子移動物品吧!如果對電商、服飾流行這領域有興趣,歡迎來找我交流,目前想把經營狀況用得更穩定,社群行銷與實體行銷也在推動,財務報表這些很多都還需要學習。

或是可以介紹我能夠獨立出版小說的適合出版社,我會很開心喔,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