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的夢想對她來說遙不可及,她的夢想,在我的人生經驗中卻是如此輕易。

媽,今年六十一歲,年過一甲子的她其實沒過過幾年清閒生活。她很少說過她過去的人生,因此在我成長歷程中,只記得她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開朗的笑著的神情,我隱約知道背後的辛苦,卻從未去探究。

藉這次機會,我問她二十歲時的夢想是什麼呢?她說:「想賺很多錢讓媽媽過好日子。」我無法形容我內心的驚訝,我一直以為夢想是很個人的理想,而不是為他人的行動。接著她向我敘說的生命故事,更是殘忍多於震驚的撼動著我。

我的奶媽是宜蘭人,生在種田的貧苦人家,她五歲就開始幫忙媽媽照顧弟妹,七歲到別人家幫傭,九歲上山砍材、抓魚蝦貼補家用,十歲開始在木材工廠工作,十二歲,她獨自一個人離鄉背井到基隆為大戶人家幫傭。那大戶人家供她吃住,因此奶媽她不只不花錢,還在打掃外兼顧洗衣工作只為多掙些薪水,為什麼?因為她始終記得媽媽總是消瘦的身形、時常在種田時暈眩的樣子,和在油燈微光中母親補衣的身影。
在當時保守重男輕女的家中,家中所有男生吃完飯才輪到媽媽吃,長期的營養不良與操勞在奶媽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當時她幫傭一個月才賺兩千塊(當然是比現在的兩千塊多啦),她一毛不用的拿回宜蘭,只在回程時拿足夠的車資回基隆。她說她永遠記得有次臨走前,媽媽為她縫製的一件藍色裙子。奶媽一直想念書,但家中的經濟與重男輕女的傳統讓她連小學都沒辦法念,但她並沒有抱怨這些不公平,她說:「計較太多反而會不開心阿,不如放寬心。」

我問:「那妳最後有實現當時的夢想嗎?」她自豪的說,有阿,宜蘭老家的新土地、哥哥弟弟們念書的學費都是她當時幫傭賺來的。雖然她從五歲工作到五十五歲,雖然她到現在仍然沒辦法實現小時候想讀書的夢想,雖然現在家中經濟仍不比其他人,但,起碼收入能維持生活,又有三個對她很好很好的兒女,還有我這常常來找她的寶貝奶兒,她覺得自己很幸福。小時候苦沒關係,倒吃甘蔗,到老年越來越好阿,她說。

言至此,我感觸良多,那樣一個貧困的時代,她可以說是沒有選擇,我以為的夢想對她來說遙不可及,她的夢想,在我的人生經驗中卻是如此輕易。
我怎麼去想像,
一個五歲的孩子背著一個一歲不到的孩子?
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隻身到陌生城市幫傭?
一甲子的人生有五十年都在為別人的幸福努力工作?
我怎麼體會她想念書又不得其門而入的無奈?
我們怎麼去想像?

我想不是老來生活越來越好了,而是因為知足了。人生因而富足而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