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東西,就是相機拍不到,才能真正親眼看到他的美好

這是「城市浪人」活動中的一個任務,找台北的螢火蟲。

台北市怎麼可能會有螢火蟲!以前我真的不太相信,直到兩年前,在聽完苦苓的演講後,洪啟哲帶我到了富陽公園我才真正親眼看到了整片的閃爍。但聽說現在的富陽已經不再是這片景象。

和美山,在碧潭大橋的對岸,對我來說是在台北的一個陌生地方,聽說那裏有還有很多的螢火蟲,對,是Google告訴我的。然後就和葉哲嘉,說走就走。

七點半的登山步道蠻暗的,通常這種時間我是絕對不可能會想要往山上跑,也因為任務所以還是上去一探究竟。第一個岔路,我們決定繼續往上,往山頂前進。一路上都沒有甚麼人,我一直想問到底有沒有螢火蟲。迎面而來兩個人,他們說,好像只有一兩隻,滿少的。

走著走著,到了一個平台,前面聚集了四五個人,旁邊有一個看似路口的地方但沒有鋪路。應該就是那裡了吧,剛剛路上遇到的人說的地方。於是我們走了進去,地板上有些泥濘和水漥,是今天下午下過雨的痕跡。進去後看到一大片空地,有一池水塘,根據經驗這裡應該會有螢火蟲沒錯!又問了問路人,這裡有沒有螢火蟲?他們說不多,只有一兩隻。

此時,只聽見了貓叫聲,有點毛毛的感覺。但就在貓叫的地方,那裡,就是那裡,有亮光!葉哲嘉推推我,問我有沒有看錯,因為都市裡的光從樹縫裡看起來就真的會讓人誤以為是螢火蟲。但之後覺得這樣的想法很好笑,因為看過螢火蟲的光之後,那種微微發亮的點點,一閃一閃的,還會有殘影的感覺,和都市裡的燈火完全不同。是!那是!牠在飛耶!

今天不會就只看到這麼一隻吧?所以我們決定繼續往山頂的方向走。但走著走著,前面似乎沒有甚麼路燈了,前面還寫著,「夜晚危險請勿登山」的字樣,那時有想說就回去吧,至少我們有看到一隻螢火蟲了!

但左邊那條黑暗的叉路裡傳來一陣陣的驚呼聲,好像有人。好吧,那我們去看一看。前面有四五個人,他們正在用相機拍手上的螢火蟲!

還有!在我們後方還有一隻!就在我們眼前,一閃一閃的!這是第三隻,於是迫不及待的拍拍看,但似乎拍出一片黑來。

好喔!我們就繼續往前吧,雖然很黑但這才是冒險,走吧!

隨著我們越往前走,兩旁看到的亮點也越來越多,雖然哲嘉試著要用相機拍下來這美景,但你能看到的就是一片漆黑上,有一點又一點亮光罷了。「有些東西,就是相機拍不到,才能真正親眼看到他的美好,不是嗎?」

這片景象,能在都市親眼看見,說實在的有點不太真實,因為我們還能聽見碧潭河畔正在演唱的珊瑚海。再往前,還能看到整片碧潭的夜景。

現在我們好像站在整條路的中間,一直往前走也不知道甚麼時候該折返,那來設個停損點吧,現在八點四十五分左右,大概九點往回走吧。但此時,前方好像有個平台,還有長椅,那就在那邊待一下就掉頭好了。

但走過去,是一片樹林,隱隱約約有兩三隻螢火蟲在發亮。那邊那邊!右邊也冒出了好多隻!但一陣嘻鬧聲出現,瞬間,光就少了四分之三。天啊,好短暫的畫面。於是我們就坐在椅子上,等喧鬧過後,看會不會再出現剛剛的美景。但似乎螢火蟲們不太捧場,依然躲起來。

是時候該回去了,至少今天一路上看到很多螢火蟲,雖然一次大概是兩三隻,但累積起來也很多了呢!

哎,右邊有條道路,往下的,他說通往碧潭大橋耶!不過很黑耶!但我也忘了為什麼,反正就還是走向了那條漆黑的路。一路上,不能不用手電筒照,因為真的完全看不到階梯,還會不小心踩到大蝸牛或者某些會發出清脆聲音的某些物體(對不起!)。整條路除了黑,還沒有人,碧潭河畔的音樂也沒人,只剩蛙鳴聲。雖然也稱不上是荒郊野外,但這種感覺就是毛毛的,有點恐怖。

這時候,右邊出現一棟三層建築物,最上面一層發出紅光,往裡面一看,有幾尊神像。為什麼偏偏在這時候看到,越來越覺得有點恐怖,想趕快走回碧潭大橋,於是就趕緊加快了腳步。

然後,我們兩個就傻住了……

「這就是我想像的樣子!」哲嘉很驚喜地說,「他們好像在跳舞一樣!」眼前是一個露天小劇場,旁邊的樹林裡,充滿了在飛舞的螢火蟲,這畫面像極了卡通裡那種不真實的感覺,但卻真真實實的在我們面前上演。

最美的東西,不在最容易走的道路上,也不在人多的道路上。或許需要一番勇氣、一些冒險、還有一點孤獨,然後才會發現。

這條路繼續走下去,是一開始的叉路口,一開始我們順從自然的選擇右邊往上走,而最後,我們從左邊爬了上來。

「說走就走」葉哲嘉、蘇庭睿 2013.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