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找到自己真的想做的事情,全心全意的努力往前走,我想每個人生都是一個實現夢想的人生。

【任務說明】

你心中是否一直有個崇拜仰慕的對象呢?是否一直想認識這位心目中的典範卻遲遲不敢踏出那一步呢?那就行動吧!是時候主動找那個人聊聊天,談談彼此的學習經歷與過往,並且交換經驗與知識,說不定在聊天過程中會發現更多自己能夠精進或是能向他或她學習的地方。

--

【從不懷疑音樂作為生命信仰的Crispy】

Crispy是由Skippy+丁不拉丁組合的民謠團體,曾經出過一張單曲「這不是脆弱」、一張專輯「後來,我們」。

第一次聽到100分是在大二上學期的期中考,那次期中考我足足聽了100次的100分,雖然到最後也沒有考100分,但也讓我在讀書的時候增加許多動力。在他們發行第一張EP的時候,我跑去台北聽了他們EP首張的首發,從此之後開始了Crispy追隨之旅,也開始接觸不同獨立音樂,成為了現在的我。

Crispy一直是我獨立音樂中的偶像兼朋友,最讓我羨慕的是,他們最喜歡的事情成為了他們現在的工作,也是我Role model找他們最主要的原因。Crispy約在公館附近吃飯,雖然聽了很多Crispy脆樂團的演出,甚至聽到被認是和成為了朋友,但一直沒有機會仔細了解他們成團的過程。

起初Skippy是一個人唱歌創作,但總覺得一個人好像缺少了什麼,直到在詞曲創作社發現了丁不拉丁和聲技巧,成為了兩人組合,開始在各大專院校參加比賽,開拓Crispy脆樂團的名氣和培養能力,到現在成為當初很多比賽的評審。

「一直到當了評審才知道評審在想些什麼。」Skippy這樣說。在身為參賽者時,有時總會很介意沒有得名、沒有入圍,在當了評審後才感受到評審的主觀認知,也會影響到評分價值,但實際參賽的內容和呈現,往往不是分數可以判定的。然而在比賽過程中,最容易決定的是前三名,因為實力落差太大,要成為最前面的那一群人,才能抓住機會。

「好像沒有懷疑過往音樂這條路走的決定。」在不斷地比賽經驗,開始漸漸有了演出的機會,在課業和音樂這兩條路上,他們沒有因為課業和現實壓力而放棄音樂,反而對於音樂的喜愛,而更加投入在創作。一路這樣走來,在不同的比賽出沒、不同的live house演出,甚至在open jam上爭取一點表演的機會。透過比賽的機緣發行了第一張EP這不是脆弱,緊接著獲得了補助,發行了第一張專輯,這一路下來Crispy一直都是兩個人運作,自己創作、自己設計。

「我們很希望能成為有影響力的人。」獨立音樂最容易受限制的正是,聽的人總是同一群人,想讓自己的音樂讓更多人聽到,希望自己的音樂能改變、影響些什麼;現在的情況是等待,相信會有一個契機能讓更多人聽到我們的音樂,音樂、創作都已經有了,就是在等那樣一個機會。

我們想讓更多人聽見我們的音樂。

獨立音樂優點是小眾所以表演者和聽眾容易親近,但缺點也是因為小眾所以總是沒辦法擴展聽眾。在我心中他們的音樂是充滿著力量、未知,就像描述自己的過往和經歷,面對小時候和未來的掙扎執著,面對親情友情的猶豫不決,每首歌在生命中彷彿都有一絲的價值存在著。

第一張單曲「這不是脆弱」,敘述著曾經的過往、成為後來模樣的我們,記憶如拼圖般散去、也隨著拼圖一片一片拼湊。

第一張專輯「後來,我們」,小時候我們總會有不同的裝扮,然而長大後的我們,是否還會記得曾經的我們?時間不斷的前進,人生不斷的走動,隨著現實的壓力,我們被迫脫下裝扮,成為了備受社會期待的長相。

在聊天過程中,發現Crispy完全沒有遲疑的就是,音樂。他們堅信自己的理念,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後毫無遲疑的去完成。從參與比賽、參與演出、製作音樂,他們始終抱持著自己的信念堅持下去。他們現在正做著這樣的事情,等待著機會,擴展自己的音樂。

對我而言,研究所這兩年會是我最不知所措和尋找目標的兩年。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並不想就這樣順遂的走下去,然後走到一個社會價值視為理所當然的那個位置,坦白說並不是我想要的。從不斷的旅行和接觸不同人,反而讓自己對於未來更陷入茫然的感受,正因為這一路走來順遂,反而對自己的道路更加遲疑。對於想做的事情感到害怕,因為那好像完全未知,也完全不知從何下手,如果可以,也很想擁有更多的勇氣去面對。

「我其實很不確定未來要做什麼」結束之前我提出這樣的一句話。

「總是會找到一件屬於你最想做的事情,去完成,去達到目標就對了。」Skippy這樣告訴我。

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很困難,對每個人都一樣,即使是Crispy也是。在找到之前的惶恐遲疑,有點不安逃避,會擔心、會猶豫、會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感到困惑,但只要向前走,總是會有屬於自己的一條路出現。

"Find a job you love and you’ll never work a day in your life”

只要找到自己真的想做的事情,全心全意的努力往前走,我想每個人生都是一個實現夢想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