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段更難熬的日子,我和豪哥從無話不談的好麻吉,變成路上陌生的兩人

我的兄弟竟然約了我最喜歡的女生出去...

當時充滿壓力的我,將我的難過與疑惑都跟我的室友---豪哥(化名)說了,豪哥是個我很崇拜的人,論身高長相,都略勝我一籌,論成績課業我也頂多望其項背,如果叫我用能k能玩來形容一個人,我一定毫不猶豫地會說:豪哥我室友。

直到一上期末時,有一天我從圖書館要回宿舍時,我收到來自豪哥的訊息,一點開來看,晴天霹靂,豪哥只短短說了幾個字:「對不起,我明天約了小築出去看夜景。」我看著短短的15個字,從前看到後,再從後看到前,再三確認傳給我訊息的人就是豪哥,當我發現一切都沒有錯的時候,我已經分不清我臉上的是雨水還是淚水。

那是段更難熬的日子,我和豪哥從無話不談的好麻吉,變成路上陌生的兩人,每次都跟豪哥一起行動的我,溶入了其他的社交圈,對豪哥的信用和義氣已經萬念俱灰,想盡各種辦法晚回宿舍,最尷尬的就是當我和他單獨在宿舍的時候,我們只會盯著螢幕,各做各的事情,就如有道隱形的牆隔在我和他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