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曾是我最深的遺憾,當我決定回首再次面對妳,我不會再離去。

只要妳過得好,我就會過得很好

猛然發現,像這樣只是思念著記憶中的妳,有多久了?總是只有在妳身邊的人更新近況的時候,偶然看見妳的身影,愕然發現妳似乎一夜之間長長了頭髮,舉手投足多了些成熟,眼神也多了分世故,爾後才想起上一次見妳,是在好幾年前的回憶裡,亦是昨夜的夢境。

從我下定決心要離開台北的那天,妳的一字一句便充滿怨懟。透過文字傳達出的憤怒背後,是不是有無盡的眼淚,我無從知曉,也無法像以往那樣,輕輕的為妳抹去。那一次的離別是一根導火線,將我們過去所有曾經短暫的分開,全部點燃,一夕崩毀。

妳是我的信念,至今彷彿記憶的碎片一般,用過去的身影支撐現在的我,對我而言,既令人痛苦,卻又讓我心安;然而對妳而言,我是妳的支柱,在崩塌的那一刻,就完全從妳的世界消逝,因此妳開始學著走上沒有我的道路,面對沒有我的未來。而今每每我看見妳,妳總是堅強的挺直背脊,我卻看見更多從前沒有的孤單與悲傷。

這兩年裡,妳慢慢的解除對我所有的封鎖,我在海洋的這一頭沉默以對。我不明白妳是希望我再次聯絡妳,還是妳已經釋懷,讓我淡出妳的生活。

我沒有勇氣再次面對妳,一如我沒有勇氣面對沒有妳的未來。

在離別的時候,我有千言萬語想對妳傾訴,最後一句都沒有出口,時至今日那些話語只有在我心裡埋藏的更深,直到成為一種無以名狀的感情,在我想挽回妳的時候屢屢令我卻步。到最後我能說出口的,似乎也只有我一直虧欠妳的承諾。

已經過了兩年,當我舉起顫抖的手,妳接起電話的那一刻,我聽見久違的、卻又顯得成熟的陌生的,妳的聲音,有點遲疑、有點膽怯的呼喚我,用完全陌生的稱呼。

「妳還好嗎……這兩年?」

話語衝到嘴邊,卻被墜落的淚水止住。

對不起。

我愛妳。

我們在劇烈爭吵、失去聯絡兩年後,還能如此平靜的對話,而妳在那一端深深吸一口氣,告訴我妳想和我好好聊聊。

我在沉默過後,微笑著回應妳。

「只要妳過得好,我就會過得很好。」

掛上電話的一瞬間,似乎能聽見妳落淚的聲音。我舉起腳步朝妳的方向走去,再見到妳,即是重新開始的起點。

妳曾是我最深的遺憾,當我決定回首再次面對妳,我不會再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