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心裡默默想著:我無法勝任這份工作。

從科技業轉行成為修鞋匠,你所不知道的修鞋工作

我們是偶然經過這一家修鞋的小店面,發現裡頭的機器看起來是那樣老舊,我們便走進去打擾了。師傅是原先是在台中的,因為家住新竹,為了顧家方便,找了個機會在新竹租了間小店面,在一個不太起眼的道路旁。師傅原先是科技業的,先是自行接觸修鞋業,覺得頗有興趣,在被資遣之後,才開始真正拜師學藝,儘管年紀已將近五十歲了。這使我感到格外敬佩,學習永遠不嫌晚啊!

當我靜靜地望著師傅的工作檯,老實說,我將這份工作拒於千里之外,那些油漬、髒兮兮的抹布和工具……我在心裡默默想著:我無法勝任這份工作。

最震撼我的是當師傅拿起鞋底損壞的鞋,順手剝掉鞋底沾黏的垃圾;還有撿起垃圾桶裡被氧化掉的鞋底,捏碎給我們瞧瞧時,我在心裡深深地倒吸了一口氣,因為我不敢想像去碰觸那些東西,而我也因此,更加地敬佩修鞋業的師傅,他們默默工作的身影、一步一步紮實深耕的功夫,都令我感受到無比堅毅的力量。師傅頻頻說他這是為了糊口飯吃罷了,也許平常很難得遇到像我們這樣特別的訪客,師傅和我們聊了起來,聊起他的兒子;聊起他的人生觀。說到兒子嫌棄他這份工作得將雙手伸進別人的鞋子裡,也不曉得別人的腳有沒有傳染病,師傅說,我們的確不曉得鞋子裡到底會有什麼,但是他能夠在做完工作後立刻去洗手,降低感染的風險,做久了,這也沒什麼大不了了。

聽著師傅的故事、看著經過他的雙手,整雙鞋脫胎換骨後的模樣,製鞋業雖已成為夕陽產業、不再有年輕人願意傳承,但是它絕對值得人肅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