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的世界有了什麼不同,那也只能是因為這世上有妳

如果我的世界有了什麼不同,那也只能是因為這世上有妳

我們總是在接收來自四面八方的資訊,而這些資訊裡,往往不著痕跡的參雜著不同的情緒,不同的價值觀。每個人用自己的角度去評論事情,從而產生無數種不同的資訊,互相交流過後,事情往往會失去本來的面貌,被賦予新的意義。只是我們往往忘記,不論有多少種資訊從耳際流過,都遠不如我們親自去體會來得真切。事實不會改變,結果也不會改變,唯一會變得只是我們的思維。

只是那時我尚年輕,尚未明白這個道理。

我們的故事,就從妳在我的文章下回應的那句話開始,慢慢寫下序章。

剛認識妳的時候,妳總是帶著一抹微笑。那道微彎彷彿是妳的象徵,清晰的在我眼底留下深刻的印象。漸漸的,我的目光開始不經意的落在妳身上,注意妳對所有人不分你我的好,注意妳仰起頭爽朗的大笑,注意妳行為中偶爾顯出的傻氣。我開始在各處搜尋有關妳的一切,妳的資訊。妳的名字、妳的社團、妳的交友圈,直到我聽見「兔子」的存在。妳的兔子,是那個在很遠的地方,卻仍占據妳心頭所有位置的人;是那個即使人在遠處,卻仍橫亙在我和妳之間的高牆。他很深刻的存在於我們之間,在我們打鬧逗嘴的時候,一起逛夜市的時候,看電影的時候,我鼓起勇氣向妳做出每個邀約的時候,我陪伴妳無數個哭泣的歡笑的夜晚的時候,他的身影似乎總是在妳左右,阻止我將近在眼前的妳緊擁入懷。

或許我不記得那些騷人墨客如何描寫愛情,但我深深記得太過深刻的,對妳的疼惜。我可以喝下一杯又一杯的咖啡,坐在電腦前陪妳聊天直到天色由黑轉白;我可以跑遍全市的書局,只為了找一本妳無意間提及想要的書。或許我沒有細思那些文豪才子筆下淒美撓心的相思,但我每日每夜都深為想見妳的心情所苦。妳不在我身邊,我做什麼都能看見妳的影子、聽見妳的聲音。或許我不了解那些文人雅士嚮往的生死不渝,我只知道妳淺淺的一笑可以讓地上的塵土都顯得燦亮,妳微黯的眼神可以使蔚藍的天空蒙上一層灰紗。或許我沒有見過那些詩詞文賦中所歌詠的美人,但在我眼中,妳是我所見過最無與倫比、不可方物的瑰麗。

然而有了那麼多的或許,到頭來或許我們之間那些理不清的悱惻,最終也只是一聲無關風月的悵然唏噓,追憶著無數惘然的過去。

我開始迷網,是在關於妳的流言越來越多那時候。

朋友說我傻,說妳只是在利用我的溫柔;別人笑我單純,笑我明知道自己沒有可能卻仍是不放棄的付出。也許我對妳和妳對我從來就不在同一個水平上,但我仍傾盡我的所有,並且只對妳一個人。我的傻,我的單純,從來都只是因為妳的特殊。然而我開始不安,我們之間所謂的「友誼」,究竟建立在什麼樣的基礎上?我開始害怕接觸妳,我害怕妳微笑的背後是對我的不屑;我開始恐懼看見妳,我恐懼妳的出現會讓我再次心甘情願成為一枚棋子。然而我也懷疑,那個爽朗大笑的妳,是否真的是別人口中的那個妳?

妳的微笑不再陽光,妳的話語不再直率,妳的一舉一動在我眼裡都不再如以往單純,我猜疑著妳內心的想法,發現我看不透妳,自己卻越發疲憊。我不想面對答案,不論它是否樂觀。對我而言,最安全的方法,就是收回那些踏出去的腳步,靜靜離開妳的身邊。如果說妳的笑容,就是我幸福的根源;那麼即使在妳身邊的不是我,這也能成為一種安慰,讓我忽略自己的疼痛。我尋求著一種心靈上的鬆綁,最後卻只是讓繩索越勒越緊,在皮膚上留下紅痕,滲出鮮血,然後被我極力的遺忘。

和妳一起走過的每一步,一點一滴記錄著我們的故事,我記得,妳也不曾忘記,只是我們都明白,那是早已回不去的、殘缺的圓,是以在相對無言的現在,妳斂眸,而我愀然。在那些相視一笑的日子裡,誰也沒有想過下意識迴避的患得患失,只是令自己越來越恐慌,現今了解了那不過是同樣對於距離越來越遠的恐懼,才領悟那些笑容竟爾帶著悲傷和諷刺,原來越是害怕,越是漸行漸遠。是誰先落了淚,是誰先鬆了手,在距離已隔著空間和時間的現在,都只是同樣的疲倦和寂寞。

於是我明白,正因為是故事,所以總有終章。而這故事的總綱,是如果我的世界有了什麼不同,那也只能是因為這世上有妳。

及至現在雲淡風輕,我已忘卻那些掙扎,可以平淡看待那些曾經讓我心動不已的瞬間。只是如今驀然回首,那些曾經在我耳畔流過的,關於妳的消息,無關乎真假,只是每個人都從自己的情緒出發,在我眼前蒙上一層色彩,讓我透過色彩去看待妳。那時我尚年輕,尚未明白何謂角度。如果可以,我能做的遠不只退縮;如果可以,我能將所有關於妳的消息聽入心裡,再真實的去感受那個和我相處的妳,是個什麼樣的人。也許妳的一個行為,在所有人眼中都有不同的解釋,但在我體會起來,就只是那樣一個簡簡單單的舉動;也許妳的笑容,在每個人心裡有不同的意義,但在我眼中,那就是一道屬於妳的微彎。

我想我是因妳而瘋狂過、消沉過、絆跌過,但我明白我也因妳而成長。或許就讓妳的笑容,在泛黃的燈光下就這樣留在記憶裡,也是不錯的應對,到頭來在我的人生中,不論別人說了什麼,妳的足跡仍是真切的伴我走過一段路;妳的笑聲仍是爽朗的迴盪在我的記憶裡。

如是,妳就是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