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送給他們的東西實在太多太多,我現在耳裡還迴盪著他們的謝謝、謝謝、謝.....

多一秒鐘的面對,我們的世界觀便會不同

起初,我認為這個任務真的很麻煩,想要簡單帶過。我從以前就有一種,能找親戚朋友完成的,我都能盡快、盡可能的完成它。因為我平時給人的感覺,所以一開口大家都很願意幫忙。所以聽聞街友這個計畫。不禁眉毛一皺,可能這對我而言,"它"脫離了我的"舒適圈"。

我們在討論做什麼時,面面相覷,因為我們三個大男生,會的東西真的很有限,我們嘻嘻笑笑間,決定做三明治。購買材料、結帳全部都拍,目的有種為了完成任務而完成的感覺,當下感覺很糟。回到宿舍,草草完成了所謂的草莓三明治。要送之前,深深覺得自己過於草率,所以我們多買了紅茶,準備去完成任務。

到了火車站,我們四處找著長得像遊民的人,很想趕快交差了事。但我在地下道真的看到一位遊民,我卻笑不出來了,眼前的人,是多麼的卑微,我看到他一直不停的說謝謝,眼眶也跟著他一聲一聲的謝謝,紅了。我當下真的快說不出來"這杯紅茶給你"這六個字,因為自己真的快哭出來了,明明很想幫他忙的,卻有一種使不上力的感覺。我從忙的拿出錢包裡所有零錢,放在他的碗裡面。他一聲一聲的謝謝,似乎讓我自己完全無地自容。

後面我們又送了兩位街友,其中一名還穿著"街友自立"的背心,我看著這個畫面看著我的好夥伴送東西的照片,我實在笑不出來,為何沒有更認真的做這個計畫,沒送給他們的東西實在太多太多,我現在耳裡還迴盪著他們的謝謝、謝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