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想,我在某種意義上是個仍然罪人,但我會在未來的路上彌補這一切

袖手旁觀罷凌發生,這成了他生命最大遺憾

這個人是我國小兼國中的同學,而這幾年發生的事情,真的可以說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之一,至今我仍後悔不已。

這位同學是一位其貌不揚、不善與人互動、性情古怪的人,重點是─她是個很胖的女生。而當時班上又有個嘴巴很厲害、很會逗大家笑的調皮男同學,很愛開大家玩笑,但是也因為他真的很有趣,所以大家也很樂於跟他一起嬉鬧或是被他當做開玩笑的對象。然而,每每開到這位女同學玩笑的時候,她總是不會回應,也總是讓這位男同學覺得尷尬,總而久之就變成了沒人要開她玩笑甚至是跟她互動。雖然大家也沒有在攻擊她,但是不能否認的就是在孤立她,某種意義上就是一種無形的霸凌,而這種狀況在上了國中之後又更變本加厲。

好巧不巧的,我和調皮男同學還有女同學剛好又同一班,因為和調皮男同學已經很熟了,所以他依然會開以前的那些玩笑,大家看了幾次之後也發現的這位女同學的古怪,於是她又被孤立了。國中生最常出現的就是小團體,大家也見過不過,頂多大家河水不犯井水,然後最糟糕的莫過於那個不屬於任何小團的人,而想當然耳,這位女同學就是這個變相被全班孤立的人。你以為會有人去拉她一把嗎?不可能,因為大家都怕自己被她脫下水,被歸到和她同一類,而我也是其中的一員,我沒有這個勇氣踏出這一步去拉她一把,總是想著,反正大家也沒有去欺負她,那應該也沒關係吧。

這幾天我去加了她facebook好友(沒錯,我們班上沒有任何人去加她的好友),結果這個申請就讓我等了三天,本來一度以為她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但是幸好她還是和我連絡了。我和她說了無數次的抱歉,說了當年我覺得對她有多麼的愧疚,也說了很多之前發生的事情。她似乎沒有以前那麼木訥了,比起以前她健談了許多,說她在那些年是怎麼渡過這樣的難關,而她經過了這些事情成長了多少,也理解其實自己也些問題是要改善的。於是她高中之後,便比較積極的和人互動,因為少了他人的成見,努力改變自我的她完全蛻變成功了。而對於我過去的種種,他也叫我不要在意,畢竟我不是那個攻擊他的人,而且必要的時候,只有我會去默默的幫助他,已經算是同儕中比較有愛心的了。

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我其實放心了不少,但是得到他的原諒卻沒有讓我覺得比較好受,這是因為他有這個能耐可以任受別人到這個程度,而不是我的漠不關心卻偶爾給他一點小溫暖,認為反正我沒攻擊他的這種消極態度,說起來是他自己的修養好,今天是他有辦法撐過去,倘若我們遇到了是一個心理素質不如他的人呢?那他該怎麼辦?

所以我想,我在某種意義上是個仍然罪人,但我會在未來的路上彌補這一切,希望我的身邊再也不要出現這種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