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個任務,讓我有機會更深入地認識墨國文化

墨西哥也有收驚服務,但過程與費用竟然是...

她叫Cecilia,中文名字是晏喬,她是墨西哥人。我是去外籍生的華語課才認識她的。這次是他第二次來台灣,她早在2011年便曾透過高中到花蓮當交換生一年。

她會想來台灣主要是對廟宇等建築相當感興趣,另一個動機則是因應全球華語熱因此她很想學中文,提升自己未來的競爭力。

她來台後,就讀淡江大學國企系英文專班,因為一周有四個晚上的中文課,所以她的中文相當不錯。來台後她也交了一個捷克的男朋友,同事國企專班的學生。未來她想留在台灣工作,她說雖然台灣的物價跟墨國差不多,但比起墨西哥,台灣的基本薪資較高,所以她覺得留在台灣會有較大的發展空間。她說未來想在台灣開一家墨西哥餐廳。

關於文化差異的部分,飲食方面,她提到台灣的國民美食豬血糕、臭豆腐和雞睪丸是他覺得最可怕的小吃。此外,當她第一次喝台灣的紅豆湯時,她說她差點吐出來。因為中南美洲的紅豆都會煮成鹹湯的形式,所以她說甜的紅豆湯到現在她都還無法接受。我們也聊到台灣人愛吃動物的器官,像是雞心、豬肝、大腸等,她說墨西哥人也會吃,但不像台灣人那麼頻繁,他們會以油炸的方式料理,或是包在tortilla(類似台灣的蛋餅)裡一起吃。她也提到,很多墨西哥人會吃羊腦和羊腸。另外,我提到有些台灣人生病或不舒服會喝薑茶,墨國也有類似的文化,但他們喝的是菊花茶。

生活方面,最令她感到崩潰的文化差異是台灣的廁所。她說她完全無法理解蹲式馬桶存在的意義,因為在墨西哥和許多歐美國家都只有坐式馬桶,她覺得要蹲著上廁所是相當艱難且辛苦的一件事,此外蹲式桶外常出現一灘不明液體,這讓她看了覺得很不舒服。而「不能在室內撐傘」則是台墨的共通文化。此外,令我覺得相當有趣的部份是,他們也有收驚的習俗,但收驚的程序則存在些許差異。收驚師會先準備一個木製的人頭,並且會殺一隻雞把雞血塗在木頭上,以替你帶來好運。在墨國收驚一次要一萬台幣,可說是相當驚人的價錢。

因為這個任務,讓我有機會更深入地認識墨國文化,我覺得這是相當有趣的經驗,我也因此交到了一位新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