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外婆家時,開口第一句話,就是問外婆:「今天有煮番薯籤嗎?」

阿罵的蕃薯籤
落地生根,隨遇而安,頑強的生命力,生生不息,不斷生長;沒有多美麗的外表,身上帶著紅土色,它是─番薯。

以前,它是窮人家的飯,是沒錢吃白米的選擇;隨著時代演進,人們發現不起眼的它,原來全身上下、連皮帶肉都富含營養,到現在甚至成為想減肥的或是養生的人,必吃的菜單之一。它,再也不是不得已的選擇。

小時候,回外婆家時,開口第一句話,就是問外婆:「今天有煮番薯籤嗎?」期待的不是吃到大魚大肉,就是這麼簡單的一道料理,我可以甚麼菜都不吃,吃這道就夠了。外婆知道我愛吃番薯籤後,每次回外婆家,她都會特地幫我煮;長大後,離開家在外讀書,越來越少機會回外婆家,雖然沒辦法吃到外婆煮的番薯籤,但外婆時不時就會打電話關心我,提醒我要照顧好自己,一句簡單的關心,讓我有安心的感覺,也更有前進的動力。

番薯,簡單平凡,對我而言卻有不同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