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叛逆的時候是她,奮不顧身的把我從漩渦泥沼裡拉起來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在我最徬徨的青春歲月裡,她是我人生的燈塔,
指引我方向、給予我溫暖,
無私地把我當自己的孩子疼愛。

我最叛逆的時候是她,奮不顧身的把我從漩渦泥沼裡拉起來,
讓我找到夢想的方向,
替我解惑、替我分擔、替我承受,
那些連我都不願意面對的窘境。

當我總是逃避,是她帶著我一一去面對,
給予我最大的能量與勇氣,
是她要我放心地去闖,她會當我永遠的依靠。

比父母親更貼近我的生活、貼近我那三年懵懂無知卻又自以為是的年紀。
她是我的恩師,有今天的我是因為有當時她的不離不棄;
她是我的慈母,她了解我、願意傾聽、給我很多的信心去面對現實的壓力。

在那最最青澀的日子裡,大考的壓力、同儕的不和睦、男女情懷的波折,
是她一步一步沒有怨言的陪我走過,我曾發誓不管過了多久,
她不只是我的班導師,更是我的親人。
上帝沒有辦法照顧到每個人,所以給了每個人一位母親,
學校沒有辦法照顧到每個學生,所以給了我這麼一位盡心盡力的班導師帶領著我向前進。

上大學後鮮少回家,當然也鮮少回高中去探望她。

從她驚喜的口氣裡我才真正的知道,
我有多久多久沒有問候她的生活她的近況。
我們不害臊的說著有多想念對方,聊著近況,
我的好與不好,她的好與不好,
雖然久久沒有見面,卻又感覺如此親切熟悉,
我想這就是真情吧!

我告訴她我參加了這個城市浪人的活動;
我告訴她我最近入選了教育部的偏鄉藝術教育青年工作隊的徵選;
我告訴她我的作品做不出來,閒話家常,輕鬆卻又溫暖。

我很想她

很想很想 給她一個擁抱

像從前那樣子,緊緊的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