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矇上眼睛,世界就完全變成黑暗的

如果我的世界一片漆黑,如果我的世界沒有聲音

盲人「沒做過不知道,真正體驗過才知道」
盲人,可能是先天的,也可能是後天造成的,不管如何,我們都要先為這些生命鬥士鼓掌,為他們的努力,克服困難來加油!
一開始我還不以為然,反正才幾個小時的體驗活動而已,一直待在某個地方就好,當作是在睡覺就好了,結果事情才沒這麼簡單,我的夥伴們說要挑戰走3公里的路程,而且還是盲人搭配啞吧的組合,這道聖旨是對長下達的,只能乖乖聽話的踏上路程了。
一矇上眼睛,世界就完全變成黑暗的,跟小叮噹一樣伸手不見五指,這種恐慌,是只有當事人才知道的恐怖。
一路上風風雨雨,跌跌撞撞,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被馬路上的車子撞上,直接上天堂。
好在一路上有我的夥伴們,一個不能講話但是會攙扶著我走路,一個幫忙拍照攝影,還會跟我聊天,所以路上不怎麼寂寞。
很多路人還一直問他怎麼了?需不需要幫忙?台灣人還是很熱情,很溫暖的!
如果沒有啞巴的指引,我可能會被撞到;如果沒有拍照的攀談,我可能會不知所措,如果沒有路人的幫忙,我可能不知道原來有這麼多的好心人。
謝謝夥伴們,謝謝大家的幫忙,成功挑戰了這個艱難的任務!

啞巴

其實一開始我是抗拒這個挑戰的,總覺得這對他們來說好像是另一種消費。
  我扮演的是啞巴,這是我自願的,因為大家總說我吵所以我想試試看不能說話是什麼感覺,我的工作是引導盲人。起初覺得並不難因為我只是暫時不能說話並不像盲人喪失視力需要靠別人扶持,可是當踏上路程才發現並不是想像中這麼簡單,我想要告訴盲人前面的地板有階梯卻沒辦法提醒他,而引導剛好走在前頭看不見我的求救訊號,那種感覺是很無助的,一步一步都走得很仔細我害怕盲人會因為我的疏忽而發生意外。
  雖是短暫的體驗,但是在往回走的路上卻有很深刻的感受,我們每一步都是走得如此艱辛阿。啞巴在生活中沒有辦法立即的說出自己的需求及幫助,寫字、打簡訊都需要時間,也並不是大家都懂得手語,我希望自己在未來遇到需要幫助的人都能夠緩下腳步看他寫聽他說。

引導兼攝影

這次我是擔任引導者的角色兼攝影加拍照,我覺得我一路上超忙的,要一直出生讓盲人知道接下來的走向,但是有時候表達的又不是這麼準確,幸好這時候啞巴可以用肢體動作直接牽引他走向正確的方向,否則我真的會害死盲人,哈哈哈,而在路途上攝影及拍照的時候有幾度差點跌倒,為了能拍到最好的照片及影像,我得背對著走路,因為這樣才能拍到盲人跟啞巴行進時的畫面,而在這樣的過程中,因為我看不到背後的情況,才會造成這樣的情況發生,真是嚇死我了,不過透過這樣的體驗,我才知道原來以第三者的角度來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是多麼令人開心的事,而這樣的經驗也讓我下定決心,要事之後在路上遇到了類似這樣的人,我一定會丟下手邊工作,去幫助他們的,讓他們知道在這個社會裡還是有許多關心你們的人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