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卻依然是溫暖的關心,在你的體貼下我再一次哭得不能自己。

真正的釋懷是,笑著對你說謝謝。


  「那我們...分手吧?」
  「那妳要好好的哦!」

  那是寒冷的冬夜,在聖誕節前一個禮拜我很慘忍的說出這句話,而你卻依然是溫暖的關心,在你的體貼下我再一次哭得不能自己。

  我們是在宿營期間相遇的,認識沒多久我們馬上就變成比誰都還要熟悉的朋友,我們什麼都能聊,我們可以聊過去,你曾經有幾個女朋友而我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學長;也能夠聊現在,「我在吃學校旁邊超好吃的豆花欸!」;還能夠聊未來,我們還相約明年一起去看彼此都喜歡的五月天。

  你對我很好,好到總是讓我覺得很溫暖,嘴角也總是不自覺上揚,在你告白的那一天我甚至以為自己可以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可是美夢很短,我以為已經不在心裡的學長突然出現在腦中徘徊不去。我開始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你,害怕自己以為的心動只是感動,此後我開始躲著你,過著大學生涯以來最黑暗的一段日子。是不是你也感受到了我的波動,所以你才有辦法在分手的時候依然體貼呢?

  分手後的日子雖然我們說好要繼續當朋友我卻無法再面對你,我開始躲避大家的邀約,幾次的對話也匆匆結束。直到去年的暑假,我再一次鼓起勇氣回到我們相遇的地點去看你們練習和表演,回家後和你要了你拍的我的照片,聊了一些宿營和近況,我們終於能再像朋友一樣的聊天了!

  謝謝你的喜歡,讓我知道自己值得被愛;謝謝你的原諒,讓我能更誠實面對自己,當我終於能夠說出這段故事,我相信我們都已經成為更值得幸福的人了。直到現在,我們可以很偶爾的和彼此談心聊近況,經過這些改變或許我們再也回不到從前,但是幸好我沒有失去這個能夠談天說地的朋友。

  看著現在幸福的你和她,我打從心底為你開心,一定一定要繼續幸福下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