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在賭,他父母用自己的生命在賭兒子的未來,一個未知的未來。

有時候在他人的眼中,反而更能看到,我們平常忽略台灣的美好風景。

陳茁?你的名字聽起來很沉著阿!

這是我們剛見面時的第一胡話,我們認識的很巧,最近幾天我帶著兩位老家(桃園)朋友來台北悠晃,我帶他們到大名鼎鼎的合記茶行喝茶,就位在京站邊上,已有百年。我剛好有位朋友在合記茶行站台,她是我大學同班同學,一位巾幗不讓鬚眉的女強人,而陳茁正是她透過QQ認識的朋友。

陳茁,23年前 made in China,,但現住在溫哥華,去過世界許多地方。

咱倆一拍一大響,一包菸一支酒,話題談四方,他說道今兒個是他來寶島第10天,過兩天要飛香港。

陳茁隻身一人在加拿大念會計及電銲,輾轉也有5個年頭,性格純樸甚至有些可愛,但是在這些親和下隱約看得出執著與剛強,那雙眼睛並非不諳世事的眼睛,不論舉手投足都看得出他見過許多風浪。他說他和許多強國人不同,強國人出國闊綽,但也有他這種出國燒家底的咖,他父母做保險,不算富裕,可動家產約莫100萬人名幣,相比是個渣。可他父母願意為了他出80多萬送走他,要知道中國沒有健保,出了病是半條命,醫院就是山寨,醫生好比山大王。那是在賭,他父母用自己的生命在賭兒子的未來,一個未知的未來。

於是我問他,你幹嘛不回家?學電銲要幹嘛?他說他出來花的錢都是自己掙,電銲苦又缺,到哪國幹的都樣,所以到哪裡他都有著落,會計也是一個樣。回家......他喃喃又頓了頓,他不想!他要把家人接到溫哥華!

後來聊回他對台灣的映像,他說不知怎地,台灣人都說自己差,可他覺得不那麼差,他愛台灣猶勝加拿大,零上30度真他媽爽。在加拿大的生活毫無刺激,動輒零下30度,且向晚的城豈止寂寞二字了得?與他同梯的國人一半想回家,中國城市多刺激阿!在加拿大跟女友聊天還要看時差!

離開茶行,我們一行人到了夜市寧夏,他說除了食物不大一樣外中國跟台灣真像,買了大把食物、數罐金牌和木瓜牛奶坐在公園長椅上,菸管翻紅,灰煙裊裊,他說台灣真是好地方,他來前只認識一個台灣人,10天下來卻多了大把人,沒有一個國家會這樣有意思的,還有這木瓜牛奶,加拿大的水果吃來根本像蔬菜,中國的水果能不能吃不知道,等我有小資了我要把這牛逼奶搞去加拿大,一定會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