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漸行漸遠的人當中,這是唯一會讓我想起來的時候真正難過的朋友。

只要回憶還在,友誼的關係是無法輕易被抹滅的。

有時候會想起一個朋友,她不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至少現在不是。但我相信占了我大學生活將近1/2快樂時光的人,絕對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朋友。

大學初期的生活裡一起渡過許多日子,對我而言她是一個滿任性的女生(雖然我也頗任性)。電腦的資料夾裡一直存放著我們成千上萬的照片、半夜大聊MSN或是三更半夜拉著正在發燒的我騎車去吃四海豆漿、說要去洗澡開著浴室燈,卻在電腦前流連龍之谷(還不准我先去)、怕尷尬笑得很大聲或是動作很大的肢體語言。

或許我還記得那些爭吵的日子,互相傷害的細節,但從來不敢正視這些問題的我們還是逃開了,就在沒有人真正清楚事情的發生的時候,硬生生的畫下句點。

就像東京下雨了一樣:

【說要一起結伴,卻又不夠自然

就像一部熱映長片,過了就容易忘】

她說我們的爭吵是如同得了奧斯卡獎的賣座恐怖電影的噩夢,那張讓我流了一卡車眼淚的生日卡片,或是那部數十張照片匯集而成短片,卻成了我們最後的告白、是那一年半來從來沒有認真說過的話。

在所有漸行漸遠的人當中,這是唯一會讓我想起來的時候真正難過的朋友。

她是我曾經一年的室友,在各自搬出來後的日子裡,從初期的躲避不見,逐漸的在一兩年後我們會打招呼,會聊天,雖然或許偶而還是在抱怨彼此。

我很高興,現在妳跟我說,或許明年要結婚了,跟我一起討論紅包要包多使少,我說要搭高鐵下去參加你的婚禮,所以紅包錢都包在高鐵上了。我們line上面愉快的聊天,就像當年我們永遠不會斷線的MSN,雖然我們已經快要兩年沒有見面了,但像這樣只要打一聲招呼,仍然可以擁有屬於我們的對話,我想我已經知道了,我們仍舊是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