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我怕,妳已經不是我從前所認識的那個妳了。

記得你說超過一年沒聊天就要絕交,而,我好像又瞭解你一點點了 

我們都以為朋友可以很長久啊,

當感情還炙手可熱時,可以輕輕鬆鬆許下那些誓言。

明明沒有吵架,也沒有刻意疏離,

只是當偶然遇見的時候開始不確定是否要打招呼,

結果變成雙方都低頭走過的時候,

你越來越不確定你們是不是朋友了。

明明說好的。

我很想念我們小學坐前後的日子。

想說,我們一定可以當很久很久的朋友吧。

從後面看妳看的那些恐怖小說,血腥的、詭異的、驚悚的,

那些讓我想像力太豐富的東西,

一直到現在都還記在我的腦海裡形成某種神秘陰影。

(即使每次我看的都只有簡介,即使有看也是看一點點跟結局)

妳問:妳怎麼都還記得?XD

我說:這就是陰影的意思啊!!

很高興能幫上妳的忙,希望妳也能申請到好學校。

還有對不起我竟然不知道妳讀的是哪裡。


《我在想你有沒有變man一點》

你是少數幾個上高中後還有見到一次面的人。

同學會的時候明明都有來,

卻完完全全沒有講到話到底是為什麼?

(後面的人什麼遊戲那麼好玩你們有認真在聚會嗎?)

我想你大概有長高吧,

只是遠看實在看不出來。

說好要換的大頭貼,我記住了。

《記得你說超過一年沒聊天就要絕交》

承諾實在是很蠢的東西,

說不要冷的地方終究還是冷了下來。

五天的相處我想大概也就是差不多這樣的價值。

可是幾乎沒什麼講過話的你竟然也可以斷斷續續地跟我聊水果喜好三四天,

(雖然是用著超慢速聊著跟水果等級差不多的奇怪的事)

希望以這樣的節奏可以拖超過一年的期限。

《我想這大概是我最後一次幫別人取綽號》

好討厭模稜兩可的什麼。

無法確定同學會時感覺到的那一點點,究竟是不是真的。

我知道妳還在相同的地方,

也知道可以去哪裡找到妳。

只是我怕,妳已經不是我從前所認識的那個妳了。

《吃飯》

我想這大概就是上天給的機會吧。

遲遲找不到人可以約出來吃飯的時候,

妳說最近要跟老師吃飯,問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說:「那可以找那個誰嗎?我覺得他看起來很閒。」

於是我就完成這任務的倒數第二步

雖然你遲到我們還叫你幫我們算錢,

逼你吃一樣的東西你又自己默默改成別的,

還一直覺得尷尬怯場無法融入我們的聊天;

雖然我們聊貓咪收藏聊到店關門了都來不及拍照;

雖然,雨停後匆忙補拍了一張只有你看起來像是ps的照片;

即使如此,即使這些不順利的小事,

我都覺得自己好像多瞭解你一點點了。

大概。

(所以你討厭吃水果啊?)

----------------------------------------------------------------

開始之前,我有一點害怕,

可是看到任務報的第一眼我就說:

我要這個。

不知道應該找誰好,也不知道會不會被徹底無視掉。

我只知道這就是我的任務。

結束之後,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滿足些什麼,

我想我只是為有藉口可以再次跟你們說話而感到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