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在想,逝去的青春無法迴轉,是否也代表愛情再也不可能純粹?

過去的事早已遠去,只要你現在好,就好。

高三學測前,我跟她告白,但她哭了:「我怕影響你考試啊,你為甚麼不等學測完再說」,她拒絕了。青澀的十八歲高中生,傻呼呼的對愛情有無限憧憬,守著信誓旦旦的承諾,相信學測完我們就會再一起,畢業後也會,一直到結婚生小孩,孩子結婚生小孩,孩子的孩子結婚生小孩,我們會一起慢慢變老。

  好景不常,我們只維持了短暫的一段有實無名的熱戀,每節下課「討論課業」;打掃時間一起找老師問問題;放學後總是似巧非巧的和她朋友們在同一間餐廳吃飯;睡前的簡訊以前清晨的morning call。忘記從甚麼時候開始,我們出現爭執,原因大概是我想重分配讀書時間和一起聊天散步的時間,一次兩次三次漸行漸遠。不願先低頭的倔強脾氣加上朋友圈之間的閒言閒語,讓我們從冷戰到後來的不再交談,甚至畢業典禮當天,我們都刻意避開彼此。

  我傳了簡訊給她,問她最近還好嗎?她回:「很意外你會傳簡訊過來,現在一切都很好喔!!你呢?」突然其來的問候不知道有沒有在平靜如水的回憶中,激起蕩漾的漣漪,那段日子對我而言是那樣的刻骨銘心並隨著時間歷久彌新,我常常在想,逝去的青春無法迴轉,是否也代表愛情再也不可能純粹?雖然現在的我們幾乎不再有共同話題,但即使沒有多聊,我也能感受到她是開心的,也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