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一瞬間,我被善良的我救了回來。

在那一瞬間,我被善良的我救了回來。

那天我們這一組到美術館的時候,在漫漫的走廊上,有幫畫素描的,也有賣手工藝品的。但是,最吸引我們駐步欣賞的莫過於這位顏佰四先生的笛簫演出。會如此吸睛是因為看見他口鼻上都有樂器!! 第一個反應,我想,我們吹笛子鼻子不是應該處閉氣的狀態嗎?他是怎麼吹的阿!!!一開始還想說,可能我們是外行人,其實他根本就沒有在用鼻子吹,完全都是嘴巴吹出來的聲音。突然,我居然瞄到底下的腳在動!才發現,他不只用口鼻吹笛蕭,還用腳撥古箏和彈電子琴?!

當他演奏完時,看到我們站在前面對著他笑,便主動劈頭就告訴我們他是全國唯一會一心六用的街頭藝人。說完,便很順手地從擺在桌上琳瑯滿目的樂器中拿出陶笛加直笛的綜合版樂器,拿起樂器便往他鼻上放。一吹,還真的有聲音!!可是我心裡又在想,那是因為他現在沒有吹笛子,所以可以吹。結果他居然像會讀心術一樣,把似直笛加木笛的綜合版往嘴上放。重點來了,這次鼻子也有樂器,而且真的有很清晰的兩道音律。我的眼神頓時充滿閃爍,像發現什麼寶一樣,開始以下我們的對話。

不過,很遺憾的是,我們積極訪問他的故事啊,經歷阿,為什麼學這個阿,從幾歲學阿,他居然一概回答 : " 你們上網查我的名字就好,我自己講不會很清楚。現在網路這麼發達都寫得很清楚。" 我當時臉一沉,滿心懷疑他的真實性。一直心裡想,為什麼不跟我們講,是有什麼隱情嗎 ? 到底是自己的故事為什麼不能親口告訴我們 ? 該不會是因為自己假造別人的履歷吧! 我整個懷著疑惑的神情聽他繼續介紹他的產品。他不斷的推銷他的樂器都是他自己發明的,然後自己賣的樂器不用多少錢,外面都要兩三倍翻身。在當下的我,那些話對我來說根本就是吹牛,根本就是浮誇。我甚至跟他說,其實一樣樂器的成本不用多少錢,他誇張了。不過,他依然持續不斷的說他是這些產品的開身始祖也是世上唯一...。

說完話,他又拿起樂器演奏。看著他演奏的樣子,聽著悅耳悠揚雖然我不了解的旋律,心理不斷的想他的真實性...。

但是就在那麼一瞬間,像是被善良的我救了回來。

我告訴自己,不管他是不是真的,為了生活下去,為了餬口飯吃,他必須在街頭賣藝。那樣的辛苦,那樣熱的天氣,他必須帶著一大堆的樂器出來演奏給我們欣賞。每一天,每一天的演奏只為了一天的三餐不要挨餓。而他運用了最天生的才能,或許不只天生更有後天無數的努力,將這份才能帶到街頭上,讓我們漫長的迴廊上溢於古典清幽的氛圍。

在那被救回來的瞬間,我開始難過,我一直強忍自己千萬不要流淚。我的愧疚讓我沒辦法開心起來。我開始逃避自己剛剛最無禮的懷疑。但是我的自尊心和自傲又開始作祟,一直告訴我,假造履歷和為三餐奔波的街頭藝人不能相提並論,我的懷疑不會錯...。

結束拜訪後,我們還是給予他掌聲和鼓勵。我在想自己剛剛的零錢好像都被吊蛙蛙機吃走了所以沒零錢投到箱子內。於是,我算是敗興而歸。心裡那善良的我和懷疑的我一直吵架,但是為了不讓自己哭泣,我一直欺騙自己沒有錯。

 那天回去我整理好自己的情緒,默默在房間開始淚崩。我對我的無禮感到非常的羞恥和抱歉。我當下有那樣的衝動想回去美術館告訴他希望他能繼續加油,來彌補我的過失。

 不過在淚崩之後,我告訴自己,這段時間我還是要再回去美術館,然後再去和這位顏佰四先生聊天。

 並且這次一定要大聲的告訴他,加油!!!

 我相信,只要一點一點的支持,就能讓他心情愉悅,開心演奏,讓他覺得每一天的辛苦都不會白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