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一個人要經歷多少的徬徨,才能有足夠的底蘊和勇氣用「開始」來形容自己的人生。

人生最大的玩笑:原來我可以
 
 「我記得那是國中三年級,有關於我的故事的開始。」
 
不知道一個人要經歷多少的徬徨,才能有足夠的底蘊和勇氣用「開始」來形容自己的人生。
 
 
人啊,每逢佳節倍思親,每逢四月一號,鬧鬧別人遠遠不比看著別人如何鬧鬧自己有趣。愚人節這一天好像沒有什是不可以的,只要說一句愚人節快樂,一切都能被合理化。
 
不過,小愚能自娛也能娛人,大愚,就只能自顧自的苦笑了。
 
「一進國一的時候我瘦瘦矮矮的,在班上就是屬於乖乖念書的學生,可是在雲林鄉下的學校,班上總是會有幾個家裡很有錢但行為卻很流氓的學生,而很不巧的我跟他們相處的並不很好,於是我就成為每節下課的往福利社幫忙買東西的跑腿,只要我不去,下課回來我的桌子永遠都是被翻倒的,就算跟老師說也抓不到是誰,久而久之其實也就習慣了。」
 
他是2015春季台南區城市浪人流浪挑戰賽的參賽者,笑起來憨厚開朗,有一身小麥色的膚色。看著他明亮的眼睛,很難相信他曾經有這樣的同儕關係。
 
不過也許,有時候,夠混濁的池水,沉澱出的清澈才夠珍貴。
 
「直到國三那年,全校舉辦運動會,班上要開始選每個運動項目的代表,於是我們班集合在操場測100公尺秒速,想當然我一定又是跟小流氓一組,因為我就是好欺負。蹲在100公尺的起點,我閉起眼睛深呼吸,哨音響起的那一刻,我眼睛瞪著終點線死命的衝,耳朵旁呼嘯而過的風切聲是如此的悅耳,彷彿時間靜止了,我可以很清楚的聽到急促的呼吸聲,腳步直到衝過終點還不願意停下來,直到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卻聽見了驚嘆聲,原來我跑了12秒的成績,跟後來的200公尺27秒雙雙都拿下全班第一,這時候我才發現我的專長,而同學也開始對我有不一樣的看法,小流氓開始跟我變的熱絡,稱讚原來我這麼厲害。」
 
小時候,我們害怕別人不喜歡我們,遠遠大於我們喜不喜歡自己、我們怎麼看待自己;十五、十六歲的我們,常常用別人看自己的眼光,去想像自己。於是,失望了就認命,被鼓勵了就變成了驚喜。
 
他說,後來的他,在運動會中,站在跑道上聽著全班甚至全校的歡呼聲,自己就像是個巨星一樣。他以預賽第一名的成績進入決賽,在決賽又以26秒的成績打破200公尺紀錄,當時全班好像瘋了一樣的圍著他尖叫,把他高高舉起。

「那時候我才終於明白甚麼是被認可的感覺,每個人注視我的眼睛就像發光般,我好像到了另一個學校一樣,一切跟從前有了很大的改變。」
 
很多人說,不要活在別人的期待裡,可是事實是,有時候對自己的認同,是先來自別人的認同,這沒有對或錯之分,我們從別人的眼睛裡辨識出自己的樣子,再從自己的眼睛裡挑出自己想成為的樣子。
 
「直升上高中之後我被抓進了田徑隊,教練送給我一雙美津濃的釘鞋,他告訴我不要辜負他的期待也不要辜負這雙鞋,這時我才明白原來我也乘載許多人的期待,為此我很努力的練習,最後帶著班級拿下了連破紀錄的高中二連霸,頓時成為學校的風雲人物。而上大學之後,我依然沒有忘記那雙釘鞋,並穿著它拿了成大田徑系際杯的冠軍,也跟學弟妹一起拿了接力冠軍,這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實。如果跟當年國一的我說將來會拿全校第一名而且變成風雲人物,我一定會笑瘋了,而現在一張張獎狀、照片、獎盃就擺在我的房間。」
 
他的笑容依舊是那麼爽朗,有人說,小時候,我們羨慕的是那些什麼都有的人,而長大後,我們羨慕的是那些知道自己喜歡什麼、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
 
2014年秋季中正大學流浪挑戰賽總召黃炳豪曾說,人們在參與挑戰賽的時候,總會覺得這些紀錄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兩週後,他們會被自己感動,會感到驚訝,沒想到自己的人生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被重新用另外一種方式重述了一次。
  
「也許這就是人生,永遠也猜不到幾年之後會發生甚麼出乎你意料之外的事情。到現在我還是會穿著當年那雙釘鞋到操場跑步,讓我回憶因為這雙鞋發生的一切種種,一個改變我學生生涯的故事。」
 
在與希慈分享這個故事的時候,希慈說,很多人喜歡去挑戰那些他們直觀上認為需要極大的勇氣和毅力才能完成的事,例如徒步環島、例如泳渡日月潭,但其實我們的生活裡,也藏著諸多這樣的需要意識才能去完成的小事,這些事很小,但並不是容易的事,比如這個故事裡的他,要好好的靜下心來把自己的故事寫下來,需要多大的耐心和勇氣呢。
 
就像他終於面對了自己的「開始」,然後要繼續用這樣的態度,繼續認真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