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年代,窮得連鹽巴都吃不起吧!」外公說著那年代的窮困,而是我無法體會的。

她外婆不願放棄金紙工作,原因竟然是金紙曾救活她媽媽這一代人?

「那個年代,窮得連鹽巴都吃不起吧!」外公說著那年代的窮困,而是我無法體會的。

他告訴我們那時候穿的是一條別人穿不下的舊卡其褲和那個年代美國救助台灣的麵粉袋子,就那樣獨自一人從嘉義到高雄去。那時候半工半讀,讀夜間部,但他之所以會寫字會認字是從報紙上一個字一個字學的,遇到不會的他會去問問工廠裡的老闆,就這樣一路走來算是靠著自己靠著那些在不幸之中的幸運吧。

外婆說自己沒什麼故事,國小讀沒畢業就出去工作,在工廠遇見了我外公,後來結婚生了我媽媽和其他弟妹。「我一生沒什麼故事,我一生就這些……。」她比了比那些圍繞著整個家的金紙。

那些打從我出生以前就再也熟悉不過的東西,那從以前到現在不曾消失過的紙的味道,那一刻的我甚麼也不懂,直到邊打著這篇心得我才突然明白了才突然想哭了,為什麼她這麼老了也不想放掉這份工作,即使我媽的經濟能力足夠讓他們安心養老,也期望她和外公到處去遊覽去出國玩別辛苦工作,原因其實很簡單吧,或許她沒甚麼貴人,但那些金紙讓她和外公養活了她的家人,還清了他們的房債,即便一場大火燒掉了全部燒掉了所有金紙,但他們仍然能捲土重來,讓我媽讀上了台大當了豆科專家成為我最驕傲的母親,讓我阿姨到英國讀書去追自己的夢,讓我大舅當了一個我連考試都考不上的大學的教授,讓我小舅在沒有工作時仍可繼承這項家業,那份堅持和執著不是固執,只是那是她的生命中不可少掉的東西,是一生走來最不離不棄的東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