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毛蟹的故鄉-土板村,是我是我下次到訪的村落,沒有之一。

猜猜圖片中的物品是什麼?

走進台東的故事裡,我們抽到的是達仁鄉,這是台東為南端的鄉鎮,我之前從未聽過達仁鄉,神奇的是,去年的這時我卻曾到訪過,我到阿朗壹古道,進行了一場地理相關的活動,順便淨灘,但由於當天雨勢過大我們並無全程走完,當時老師向我們介紹南田石,還說台東地區的石頭可以撿,過了縣界,屏東撿了算犯法,其實都不要撿比較好,石灘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南田石,雖說是自然保育區,但石灘上也充斥著垃圾,今天去居然還在兩處看見有人烤肉的痕跡,超沒公德心。

最吸引我的是海浪拍打著石灘發出了令人驚訝的聲響,沿途回去時,也發現了許多逃難中心的指示牌,可能因為是在海邊,只是全是往高處,這是在西部較少見的東西。後來問了安朔部落的村民,她們告訴我們,土坂村是必訪之地,人都超級熱心,於是我們就出發,沿途發現路燈也是用排灣族的雕刻,作為裝飾,超級華麗。

事前也做了筆記,土坂村是毛蟹的故鄉,土坂村與台板村的入村處是在一個叉路,在要進土坂村之前,聽見了奇怪的聲響,想說應該是猴子,也就不以為意地進入部落,去走了土坂吊橋發現上面,有特色雕刻,去之前有查了這個吊橋,之前叫做「情人橋」,後來受到天災影響,吊橋就倒了,重新蓋後便成了當地有名的景點,我走在橋上搖搖晃晃,其他兩位同學會害怕我就自己上去了,下面還有砂石車在溪中行走,將砂石移到兩側,我們到較多人住的地方,想問問人,在集會所前看到有人,就想問問,殊不知竟是他們先向我們打招呼,於是便開始了解這塊,唯一沒被卑南統治的土坂部落,我們先是問了奇怪的聲響,他們就先為我們解了奇怪聲響的來源,山羌,他們常常捕獵許多動物,山羌是其中一種,常見的山豬、蛇、松鼠、其中猴子便是我最驚訝的,他們在說時貌似認真又好像在開玩笑,讓我不知該信還是不信,但我確信他們是吃過的,他們一直覺得他們的飲食沒有甚麼特別的,我認為是他們是,取用他們身旁的食物,而這些食物對我們來說都是不常見的,相同的文化亦是如此,他們有一些特別的神話,我們的生活環境不像他們一樣,因此沒有發展出這麼多的神話故事。

分享了吊橋因之前掉了,而變成「掉橋」,後來重蓋,其中一位村民更是雕刻吊橋的作者,只可惜我們去的時機不好,他們說若是明年去還可以參加祭典「五年祭」,這個祭典是在七月舉辦,每個人都能參加,不過有個刺激的儀式「刺球」,就只有頭目的親屬才可參加,這裡一共有三個頭目,包頭目、陳頭目、古頭目,刺球其實刺得是樹藤包成的球,由頭目向上丟,青年們再用竹子削成的尖銳物,刺穿就贏了,我想想知道其他原民族,也有類似的祭典「猴祭」,我問他們之前是用甚麼動物嗎?他們居然回答,「講難聽點以前是用人頭」,聽到這一陣頭皮麻,到這個毛蟹的故鄉-土板村,是我是我下次到訪的村落,沒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