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法與她牽手白頭,是我此生的憾恨;我真像徐志摩那樣為愛而生。

沒能和她牽手走完人生,是我最大的憾恨

為愛而活的人生該是如何?像徐志摩那樣算嗎?

十二歲那,愛上了這個作家⋯⋯或著,我只是喜歡他和我一樣濃烈的情感。十五歲那,我讀了女校;十七歲那,我愛上了一個女孩。我總是在寫她,可卻也不曾寫好。

就如我現在,試著回憶我們從高一最初相識的情景,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個時刻,至今仍在我腦中清晰可見,但是,我打了又刪、刪了又打,始終找不到那些可以情真意切的描寫我對他情感的詞語。

我坐在電腦前,每按下一個鍵盤,我的胸膛就被重重的擠壓一下,我的心似乎比我還要清楚,只要一遇上她,我註定要手足無措。

高一時,她坐在我隔壁;是一個整天都穿著外套,怕被太陽曬的女孩。可這倒也沒什麼,令我注意到她的是,她腳上那雙過腳踝的白色hello kitty長襪。第一天開學時,我比其他學生都還要困窘、不安,因此,我試著找個可以和我說話的人,但是,她總是翻我白眼。

高二時,我們早已好在一塊了,我知道所有她喜歡吃的食物,而他知道要怎麼讓我在怒火衝心的時候冷靜下來;於是我們成了最好的朋友。

她總是對我說,我們要這樣好一輩子;可我不曾回應。一輩子,何其長?我要如何擔得了這樣中的承諾,怎麼承受得住這樣的諾言沒有被兌現的日子?

儘管如此,我們仍舊快樂的經歷了所有波折後,升上了高三。

在班上,大家喜歡抱我,學妹也喜歡抱我,當然她也會抱我;可我從沒有多想,直到有一次,她抱著我時,我有了親她的衝動。

我惶恐不安真的被嚇到了。

過去十六總是喜歡著男孩子的自己、只跟男孩子交往過的自己,怎麼會想要親她?

我試清自己的思緒,最後發現自己真的對她不只是朋友的喜歡。

所以,我向她坦承了。出乎我預料之外的是,她和我有一樣的感覺,只是她也嚇壞了,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能喜歡上女生。

當時已經是十一月了,離學測的日子一天天逼近,可是,我當時一點也不怕,因為我和她在一起了。

我們兩個學測就都有學校了,因此之後就都過著十分悠閒快樂的生活。

最後,同的八月底,我們分手了。

如果可以不用在意世俗的眼光,我相信,我和她可以一起長相廝守。

我們都不是同性戀,只是在一樣的時間,喜歡上彼此。認識了三,我們早已熟悉彼此的一舉一動,看過對方最糟的時刻,從來沒有動過要離開過對方,不論是朋友還是情人的身份,都一樣。

一開始,義無反顧地和她交往,儘管失去了很多東西,但我卻因為擁有她而覺得幸福。最後,因為太愛她,而分手。

我不曾後悔。

即使至今,我對她的情絲也只是越加深刻;我不知道有沒有可以雲淡風輕的一天。我只知道,在最青春華的十七歲,遇見了一個也同樣可以為你義無反顧的人,真的很幸運。

上了大學後,我並不刻意隱藏愛她的事實;我終究還是意識到,真正愛他的自己,一點也不可恥。

沒法與她牽手白頭,是我此生的憾恨;我真像徐志摩那樣為愛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