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知道,生命該怎麼活才夠成熟、深刻,我很想知道。

    今天下午,我在台南火車站前方的地板上坐了二十分鐘,光著腳、坐在破紙板上,旁邊擺著一個從711拿來的關東煮紙碗。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當街友,我也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我會向別人乞討。一開始在火車站門口真的猶豫了很久,不敢開始,因為人潮來來往往,心裡怎麼樣都沒辦法接受路人異樣的眼光。後來坐在地上,我看著人們從我面前走過的腳,卻始終不敢接觸到他們的眼光;有一回,站長走來關切,我在他發問前急忙解釋自己的目的,他不可置信的笑笑離開了。
 站長走了以後,來了一個平凡的阿伯,他在碗裡丟下了一些錢。銅板吭噹地落在碗裡,那一秒我的心好像碎了,碎的是自尊,看著阿伯離去的背影,我好想追上去跟他說,我不是真的需要別人的同情,我只是來體驗看看。這種感覺真的很難形容,大概就像是心糾結在一起的那種酸楚吧。我想我這輩子不會忘記這12元,銅板握在掌心,少少的,心裡卻沈甸甸。(錢後來捐給了一個在地下道邊彈吉他邊吹口琴的日本街頭藝人)
 大概在這時候,我終於明白為什麼爸媽總要求我們認真讀書。道理很簡單,卻也很深刻,坐在路邊到最後,其實承受不了的不是他人的眼光,而是沒辦法接受自己唯一能做的是仰人鼻息,那麼樣的無力。
 我很想知道,生命該怎麼活才夠成熟、深刻,我很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