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們只能相信愛能改變這世界。

愛的蝴蝶效應


我們在嘉義火車站的天橋上遇見了一位街友,他看起來很年輕也好手好腳,所以我們決定要訪問他,在拜訪的2個多小時內,有人快速的經過,但也有人停下來問有沒有需要便當,更有民眾義憤填膺地制止我們的採訪,我覺得這是很好的機會能使我更了解街友的內心,與世人的看法。

他姓許,38歲,講話不太清楚,但令我們都很意外的是,他相當了解新聞,他能熟背各種政策與社會事件,像是最近的隨機殺人事件、像是蔡英文即將就任下一任總統、又或者是遠在台北的柯市長又講錯甚麼話。

但是很奇怪的是當我們問他: 所以你很關心時事囉?
他卻又回答: 沒有。

我們問到他有家人嗎?
他回答說: 他的父親很早就過世了,弟弟繼承了爸爸的家產,媽媽和弟弟現在居住在台南。

我們再問他說: 你有考慮要回家嗎?
他說:沒有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離開家,看的出來他並沒有很想說,我想這背後一定有我們不了解的背景。

他自己告訴我們,他國小畢業後就出去工作了,一開始在台南賣自己手工的狗籠,存了一些錢,但是後來結婚後七十幾萬的積蓄全部被老婆騙走,所以他瞬間什麼也沒有,一切要重頭開始。後來他去到彰化,繼續賣狗籠,當他生活慢慢步入軌道時,一位黑心商人零時把訂單抽走,騙走他二十多萬,

但這一次他決定放棄了,於是他開始流浪,沒有再一次工作的打算。

我問他說: 那你一整天坐下來,有沒有想什麼事情,不然不會無聊嗎? 有沒有令你快樂的回憶嗎?
他回答我說: 都沒有。

我思考,那這樣算是活著嗎?

他還告訴我們,他即將要從嘉義火車站轉戰到新民火車站去,因為那裡比較好。行乞者的收入很不穩定,有時一天好幾百塊,而有時一天不到十元,所以這也讓他的三餐很不穩定,但是他還很高興的跟我們分享這附近便宜又大碗的小吃!

就在我們聊到一半時,一位大約60.70歲的阿公,從我們旁邊經過,之後又突然走回頭,他開始一直不斷的喋喋不休,就這樣唸了好久好久,而他的重點大概是,這位街友30幾歲而已,那麼年輕還好手好腳,卻不去工作,就是因為有你們這種大學生,濫用愛心,才會讓他這樣的墮落,如果今天是一位60歲以上還有殘障手冊的行乞者,他一定會捐。

在他走前還告訴我們一句話:「好菩薩救人,傻菩薩害人。」

他說的並沒有錯,但我們也沒有能力去阻止任何人去做他們想做的事,我們沒有能力逼迫許先生從新站起來、沒有能力停止老人的嘮叨、也沒辦法改善學生們的愛心,渺小如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傾聽這世界的各種聲音。

我想許先生應該是害怕死亡,所以特別關心這方面與他有關係的新聞;
應該是還有感情,所以會避開某些話題,或是開心與我們分享;
應該是還有羞恥心,所以在老人罵他的時候他會不開心。

一個會害怕擁有感情還會感到羞恥的人,我敢肯定他一定「還活著!」只是遇到的挫折太多,只是身旁沒有人關心,只是沒有一個完美的家庭,所以他們封閉自己的內心,不與人相處,把自己關進無聲黑暗世界,我們要如何使光照進他們的心中?要如何帶領他們回到這,有著各種聲音各種色彩的世界?

最後要走前,我的組員們已經先走下了天橋,我伸出手,想跟許先生握手,他用破舊的衣服仔細的擦了擦他的雙手,才與我握手,「加油」,我說。

我想,我們只能相信愛能改變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