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別人、做好事,都是我們的本能。

【一個樂於分享愛,投身公益的女孩】

賴慶榕:

幫助別人、做好事,都是我們的本能。
只是有時候,我們面前遇到了阻礙、例如來自工作與家庭的責任感、經濟壓力的負擔、他人眼光的期待;有時候,只是離我們太遙遠所帶來的無力感;有時候,只是我們看不到、感覺不到而以為不存在;有時候,只是我們不知道,原來我也有助人的能力、原來我「可以這樣做」來幫助別人而已。太多原因,怎樣也數不清。
更多時候,我們只是把我們大部分的愛,去更用心地愛少部份的人,我們覺得我們所能幫忙到的,與我們更親近的人而已。我認為,愛本身沒有對錯,只是每個人的選擇不同。
當我越來越容易滿足,我就更有時間與心力,尋找與嘗試不同的方法,滿足我愛的人的需求,也變得越容易在陌生人身上,找到我喜歡他們的地方;最終希望我們,都能一起在這樣的世界上好好生活。
關於熱愛公益這件事,不是我天生比較大愛無私,而是我太清楚其實自己就是一個非常自私的傢伙,自私的只關注我想關注的事情,自私的只是想藉由投身公益,讓自己內心的不安與悲傷得到一點修復的能量、讓自己的心情可以好過一點。從頭到尾我說了好多好多的「我」與「自己」,這可能也是一種自私的表現,但我並不討厭。
我投身公益,根本就是為了滿足自己需求,因為我的其中一個夢想就是,「成為一位少女慈善家」,而我滿喜歡這樣的自己而已。
不希望是,等到發現自己已經浪費了超乎想像的自然與社會資源、傷害到許多人的身體與心靈健康,才想到要透過「做好事」幫助某些特定族群來贖罪,如果我現在就有自覺,有什麼理由叫我不多做一點好事?
就算悲傷與不安根本不會停止,這完全無法阻止我,企圖引導著更多的人,發揮他們所能貢獻的,去創造更多美好的事情。


[組員回饋]

鄭安琪:慶榕認為愛本身沒有對錯這件事,我覺得可以更能解釋成,每個人能夠付出的程度不同,可能算是一種對自己的自我與付出的程度中取一個平衡點,可以藉由幫助他人而使自己獲得一點安定的感覺、使自己更有自信,是很好的,在與慶榕的相處間也可以感受到她帶給我的很多的正能量,像是我常會直接否定的認為沒有人會幫忙我們的時候,她卻能不懈的充滿活力的繼續找到那個願意幫助我們的人,這也是我一直想學習的點,能夠一直幫助人,發揮自己一點能力去貢獻,我想社會都需要更多這種人出現的。

陳彥合:我認同你的想法,也願意在你找不到任何人要幫你的狀態挺身而出。我發現支持別人的滿腔熱血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畢竟我支持你又不是說我願意幫你!是吧,大環境中有很多時候是不能說不的,我寧可說我願意來表示我對你的支持與認同,雖然說我是個很不能理解慈善家是為什麼存在的人,但我想就是一種稱謂吧?在我的想法中認為所有的人都因該是那個散播愛散播自己能力的人,可惜這裡不是烏托邦不太可能。扯遠了,很開心社會中還有你的存在幫助我實踐那個烏托邦的理想,而我不一定能像你一樣成為少女慈善家,但我願意跟你一起努力而不享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