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鄉打拼的東南亞移工

台北車站大廳,是著名的東南亞移工聚集地。舉行過伊斯蘭教的大型宗教活動,引發台灣社會對移工議題的討論與重視。星期日的晚上,不出所料有很多外籍移工在坐著聊天,或者趕火車。跟我們聊天的,是兩位友善靦腆的男生。他們很害羞,雖然一直掛著笑容,卻都只用一兩句話回答我們。他們是印尼人,因為大家都說台灣好賺就跟著來了,一來就是七年,平常在工廠裡面工作,也沒什麼休閒娛樂,頂多買買衣服。來台灣三年才捨得花機票錢回印尼一次。對話很快在不標準的道別聲中結束,拍了張照片,然後我們各奔東西。
 
經過短暫的交流,也不清楚是他們生性害羞,還是台灣社會對他們很不友善,總覺得他們沒有融入台灣社會的感覺,倒比較像會說中文的印尼觀光客。可是啊,他們跟我們其實很像,只不過由於出生地環境差異,他們只得選擇離鄉背井到異鄉打拼。但天生的不公平,能怪誰?我永遠不會忘記,當我問他「為什麼不常回印尼?」時,他靦腆說到:「不能回去阿,要工作嘛!」那摻雜著無奈的微笑。也許很久沒回家了吧,為了生活為了家人,甚麼都可以不怕,但是那武裝的臉蛋背後,有多少思念與辛酸,又有幾次的眼淚默默地,醃漬著鄉愁。我們的社會仍然對他們保持一定的敵意,有些人口口聲聲說著對外國人很友善,卻對東南亞人和白人持雙重標準。若是所有人都能坐下來和他們好好聊聊,體會他們異鄉打拼的艱辛,我想移工們能不只把台灣當成工作的地方,還能當成充滿溫暖的第二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