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再見你一面,想問你,過的好不好

好想再見你一面,想問你,過的好不好。

又過了一年了,你還好嗎?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記憶中的你越發模糊了。
原來,悲傷是可以隨著時間沖淡的。
原來,有些事情儘管被時間逝去,那些點點滴滴,依舊雋刻在心中
* * *

給 不是爸爸卻又最像爸爸的 叔叔:

從我有印象以來,叔叔就一直在了,在我們三個小孩需要他的時候,他總是會比媽媽還要早來到我們身邊。
而我也一直以為,無論是我上大學、甚至結婚生子,你都會在。
我一直是這樣的以為。

小時候,我就非常會「忍」。當生病、生氣或是難過時,我總會把電燈關掉後,自己一個人躺在床上,在黑暗中等著有人發現我。
最後讓我的世界恢復明亮的,總是叔叔。
無論叔叔工作多忙,只要一通電話他就會立刻趕來,將我從黑暗的房間裡面拉出來,安慰我,或是載我去看醫生。
我有時會覺得,叔叔比我們的親生爸爸還像個爸爸,甚至每逢生日、過年收到叔叔的紅包,永遠是最大包的那個!

直到四年前的5月,叔叔開始有一些生病的症狀。
檢查後,發現是咽喉癌。末期。

那時候的我們完全無法接受,直到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叔叔的身體越來越瘦了,講的話越來越少。當時的我住在宿舍,沒辦法為他做什麼事情。總覺得好討厭自己,在叔叔最需要我們的時候,為甚麼自己沒有能力為他做任何事情。

我一邊為叔叔心痛,一邊痛恨著自己的無用。

而一直到那時,我才明白,當初能夠跟叔叔一起笑一起鬧的我,何其幸福能夠擁有了那麼多東西。

剛放暑假時,我便接到了媽媽的電話。還記得那天晚上我立刻坐上火車到了台中,抵達時已經是早上七點多了。
媽媽、哥哥、姐姐都在,所有人環繞在叔叔的病床前--我害怕這種感覺,害怕是在等我到就要結束一切的感覺。

躺在病床上的叔叔,看起來很有精神的吃著西瓜。但他身上那些醫療工具,讓我覺得好陌生,明明是最熟悉的人,卻病的好像我不認識他了。我只覺得害怕、害怕一閉上眼睛、醒來後叔叔就不在了,害怕曾經一起生活的家人以後就不在身邊。我想大家都一樣害怕。想到這眼淚就不自覺的流下了,不想讓叔叔看見於是我轉過頭去,不敢直視叔叔的眼睛。

那天晚上,叔叔還是離開了。

忘了是怎麼回到家中;
忘了那些儀式是怎麼進行的;
忘了,眼淚流乾又濕了幾遍。
這一切彷彿像一場夢,好像叔叔根本沒有死,他怎麼可能會死呢?
還沒換我們照顧他孝順他他怎麼可以死?這樣怎麼可以?我們都還沒叫他一聲爸爸你就不在了,一點都不公平。
怎麼用這樣的方式,讓我一輩子都抱著遺憾,一輩子都記得你呢?

儘管如此,日子還是得過,上了大學一直到現在,叔叔一直在我們心中。
只是不知不覺過了四年了,原來時間過的那麼快,你也不在了那麼久。
我才知道,那些悲傷終究可以放下,變成回憶。

只是我好想再見你一面,想問你,過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