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喃喃是……】交換生活或靈魂,你想嘗試哪種人的生活?

【今天的喃喃是……】交換生活或靈魂,你想嘗試哪種人的生活?


十年前,加拿大有一名男子用一根紅色迴紋針,換到一棟房子,震驚了網絡世界。

現在的你,有勇氣與身邊的任何一位陌生人,交換你現在的生活或靈魂,體驗不同的生命故事嗎?

 

* * *

自小時候,我就有個不羈的念頭:我想當「乞丐」!

在一般人眼中,乞丐居無定所、無人依靠;

但就我看來,卻是自由自在、獨立堅強,而我也把他們稱為「浪人」!

浪人蹲落在大街上的角落或是大方躺在夜市路中央敲著碗盆,希冀有一芳貴人能給予實質上的金錢援助,好讓自己得以渡過那個當下,甚至是往後的日子。這樣看似簡單的生命目的與循環,我不以為然。

我們常說:「每一個浪人背後應該都有一個故事,我們應該同理心,去理解是什麼樣的關鍵原因,讓浪人成為如此樣貌,也讓我們唯恐避之不及」。這樣的論述僅是輕描淡寫,因為我無法想像也不敢妄想我們承受得了其故事之重。

浪人每日的唯一目標就是溫飽渡日,他們必須想盡辦法獲取生存必需品,但因為孑然一身,他們沒有任何可以與他人等值交換的資本,就只能低下頭向他人「乞討垂憐與關愛」;而我們身上的關愛卻不需乞討,就會源源不絕湧入。可以間接感受到他們面對生命重量的態度多麼有勇氣與堅毅,這不是我們一般人會關注或願意低姿態所做的事。

夜色漸黑,總是霓虹炫目,眼花撩亂,擾人清夢。我常想著,這樣無聲的夜晚,浪人都在做什麼?睡得著覺嗎?是否想著睡在哪裡才不會被水柱沖趕、才不會被警察驅離,難得睡上一眠好覺?夏日絕情熾熱的炎燒溫度,冬日無情冷然的寒風,極端的氣候變遷也使他們生存的更艱辛。在杳無人聲、寂靜的夜晚,浪人無時無刻都在面對自己可能終將孤獨的生命。

相較於我們一般人一天的生活,從起床的洗潄、吃什麼當早餐、確定早上的待辦清單、忙碌或渾噩著過著早上的時光、想著中午的吃食、下午的時光怎麼安排、去哪間五顆星推薦的下午茶咖啡廳、讀一本書寫寫手札當文青,望著窗外發呆到忘了時間、臨時約個同學或朋友吃某間高檔餐廳或酒吧,聊聊彼此近況或時事,拍照發文炫耀或作紀念,接近午夜時才不捨地回到單身,回到家中的小窩或租屋處,看似忙碌與充實的一天,我們也如浪人,終將面對孤獨的自己。

不同角色的孤獨,滋味必定不同。想像衣食無缺的我們,孤獨時總想著如何打發時間,但浪者的孤獨看著的、等待著的卻是無盡夜晚。

在電影《辣媽辣妹》中,想破解母親與女兒靈魂交換的魔咒,唯有相互溫柔、善良的同理彼此,才能真正走到一起。我們與浪人的關係亦同,沒有覺察與真正同理他們,或真正試驗他們的生活樣態,我們無從定論社會的尊與卑。

現在的你願意交換生活或靈魂嗎?你想嘗試哪種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