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喃喃是…】坦白來說,我不知道愛是什麼 〈愛情篇〉

【今天的喃喃是…】坦白來說,我不知道愛是什麼 〈愛情篇〉

 

我愛你,願意跟我在一起/結婚嗎?
我愛你,是一句我們知道應該要常常說卻常說不出口的話。

但愛情隨著時間的前進,我們對之的態度總是在變,猝不及防。

那誰能想像,愛情的終點會成什麼模樣呢?

 

* * *

在青澀的愛情裡,我們喜歡用承諾,發誓忠誠彼此到老;但老之於青澀還太遙遠,無法想像老了的愛情會是什麼樣子;

在成熟的愛情裡,我們依然會在對方說我愛你的時候,感到有那麼一點動心和浪漫;但只要我們還在成長,還在摸索自己在社會中的定位,其實很容易游離出愛情所給的甜滋滋的感受與幻境;

這個時候就會開始懷疑自己是否還愛著,是否還能在成長之餘,兼顧經營彼此之間的愛情,而不會辜負對方,這似乎一直都是經營愛情會遇到的例行問項。

 

大二的寒假,我遇見一位男孩而一見鍾情,那畫面至今仍深存在我的腦海裡。

曖昧是正式交往前的試探,熱戀是正式交往後磨合期暗藏的伏筆。

在我們的熱戀期間,其實就有許多的小爭執:

「你今天不是說好要陪我嗎?」「可是我書念不完啊!」

「我們不是約好要一起去看電影嗎?」「月底吃土了啊!」

讀書讀的悶的時候,就甩了筆

「好想出去玩喔~」「不行!我讀本還沒念完!」

「可是今天天氣這麼好!」「不行啦!」

曾幾何時,我開始習慣膩著他,好似一天沒有相見就不是生活。

有一陣子,他似乎受不了我如此任性,常常無意間問我:

「你會不會哪一天沒有我,就無法生活啊?」

「你難道沒有自己該做的事要做嗎?我希望我們可以給彼此一些空間。」

接著是一段時間的冷戰

 

冷戰期間,我從行動開始,並沒有太多對情感相處的反省,就是強迫自己學著一個人吃飯、讀書、逛街、看電影,單純地想從行動開始改變對他依賴的程度,就只想證明「我沒有你,依然可以過得很好」的驕傲。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的驕傲,我們和好了。

他說他很喜歡獨立但還是可以小女人的我,也很嚮往兩人可以一起成長,相互扶持的感受,不管開心還是悲傷的事;是我們牽著手、分享、分擔,一起走過來的。

 

看見他對於這段感情的重生閃閃發亮的眼神與燦爛地微笑,我莫名地有一種成就感,似乎找到談感情也是一種生活的平衡。

就像他曾經說過的,感情就是一種生活,不需要轟轟烈烈,只需要攜手度日的浪漫,伴著伴著,就足夠了。

 

以前的自己,只想著戀愛,每天都想膩在一起;
現在的自己,會這麼想:
愛情不是成長的必需品,但成長卻是愛情的必備品;
若兩人相愛也能一起成長,那就是最幸運、珍貴而美好的事

 

至今,他還是我當初遇見的那位男孩。

他讓我不再那麼任性,卻還是保有自我;他讓我紮實地學會了獨立,卻仍對彼此依賴。

雖然一個月僅能見一兩次,但因為對彼此的信任與體諒,我們隔空相依,依然能攜手一起走向我們共同想像的未來。

雖然我們對於愛情的一切都是未知,但管他長什麼樣,只要勇敢去愛,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