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喃喃是…】有那麼多人在寂寞,就沒有人寂寞

【今天的喃喃是…】有那麼多人在寂寞,就沒有人寂寞

平日的我們,庸庸碌碌地忙著,忙著忙著,很容易忘了慢下來;

假日的我們,終於有自己的時間,慢者慢著,竟然開始有點不習慣。

會不會是因為,我們總是「一個人」?

* * *

真正開始意識到孤獨真的存在,是自己正式從家裡搬出來後才慢慢體會到的。

從搬出家裡的第一個暑假開始,我便把自己的時間安排與效益極大化,除了工作與學習的平衡外,我也開始走在夢想的路徑上;話說得好聽,但學期的開始,真正的煎熬也伴隨而來。

平日的自己,沒有一天的哪個時段是有空的,甚至無法好好吃一頓飯,更遑論同學間簡單的問候;常常不是很早就是很晚才能偶而在研究室走廊遇見一同熬夜的同學,所以一天下來,自己說話的次數與頻率幾乎為零。

好不容易熬到可以把自己關起來的假日,不是在租屋處看看閒書,就是在前往研究室的路上,逼自己面對老師們交代的事務和想辦法獲得寫論文的靈感;因為只有假日是我自己可以彈性安排的時間,想自己「一個人」的程度是相對重的。

反省自己從平日到假日的生活模式與樣貌,我發現自己常常都是「一個人」。而最極致的「一個人」,是滑了半天手機,有無盡的話語在唇邊蠢蠢欲動,卻還是找不到一個懂自己的人可以對話。

那瞬間,我疑惑。也許全世界的人都是這樣,尤其在現今網路發達的世紀,線上是一群人,線下我們還是一個人。

但真的是這樣嗎?

為了驗證與突破自己都是「一個人」的境況,我自創了一個小任務:一個人在外用餐要內用,若有是一個人跟自己併桌,要學著用陌生人感到安心與舒適的話題或語氣與他攀談。

在某次一個人吃晚餐的時間點,就這麼剛好機會來了。
「你是本地人嗎?」(先前有聽他在講手機,口音有點不一樣,才這麼問)
「蛤?」
「你還是學生嗎?」(他穿著NPUST的運動衣)
「痾…保密。」
到此,很明顯感覺到對方超級有防衛心;但能理解,畢竟彼此不認識,理你幹嘛;不過其實是自己的問法太過直接,而且並沒有先坦蕩蕩地表明身份,所以我就「從他運動衣上的字樣吸引我的目光為話題」再來一遍。

「你應該覺得我跟你這樣一位陌生人講話很奇怪吧?。不過因為我們學校的英文名簡稱是NTPU,而你的是NPU,我以為我們同校,想說世界什麼時候小成這樣,可以在異地到同一間牛肉麵店同一桌點一樣的牛肉麵,哈哈!」
「所以你是學生?」
「對,我現在是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所碩二。那你呢?」
「我是馬來西亞人,來台灣念書,目前是台藝大書畫藝術學系。」

後來,我們交換了臉書、手機號碼,拍了照,成了朋友。

林宥嘉有一首歌叫做「感同身受」,有一句經典歌詞是「有那麼多人在寂寞,就沒有人寂寞」。仔細想想,其實現實真的就是如此,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其他人也都是「一個人」,所以其實我們都是「一個人」。

幾米《向左走向右走》繪本的經典對白:「人生總有許多巧合,兩條平行線也可能有交會的一天」。也許有天當寂寞的一個人與另一個也感到寂寞的人遇見彼此,就沒有人會感到寂寞了,就好比我和那位馬來西亞同學一樣。

你感到寂寞了嗎?快去找另一個也覺得寂寞的人「共享寂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