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大樹,那至少讓我當一株活得自在的草吧

後來,我甘願成為一株小草

那年的他,像是突然灑落的陽光闖進我生命中,然後在時間的流逝下,化為身旁的一道風影。
而我依舊是一株小草,繼續擺盪著,尋找下一道光芒。

你呢,你也有這樣的故事嗎?

───────────────────────────────────────
一開始會遇見他可以說是一個巧合。或者,也可以說是一個緣分吧。

我不若張愛玲的灑脫,可以只輕輕地說一句:「噢,你也在這裡嗎?」我想我是學著席慕蓉的吧,妄想做那棵等待盛開的樹。只是我太愚昧,忘記了自己是一株草而不是一棵樹。曾有人說不要擔心你不會開花,說不定你是一棵參天大樹。

可是啊,我可能只是,剛好是一株不會開花的草罷了。

你一定很辛苦吧,必須要低著頭對這株脆弱而無用的小草講話。我一直希望我是可以站在你身邊陪著你的人,我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溫暖而有能力的人。而不是一個尖酸刻薄、眼光狹隘,遇到事情只會QQ的人,也許自己不知不覺間還是被影響了,或者說本來心中就有這麼樣的思維只是被引出來了吧。親愛的,曹七巧。

看不起這樣一個荒唐變態扭曲而感覺起來沒有什麼文化素質水平的「愚蠢庸婦」,卻最後在自己身上看見她的影子。

其實曾經,曾經,我也是個浪漫而天真的少女啊。

第一次遇見你,打從心底就覺得你「非我族類」,不在我的同溫層、不是我的社交圈裡。可是既然要跨出舒適圈,就得學習與不同的人相處。

其實大家都是好人,只是要共同破任務的過程難免會出現齟齬。
「我覺得這樣不好……」不管是意見相左僵持不下;或是「拜託你回個訊息好嗎?我們有很多任務要破!」透過網路找不到人的時候;還是「我不想做。」單純的疲倦……當大家同時手上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的時候,我們能去強求別人和自己付出相同程度的努力和時間去對待同一件事情嗎?Free choice. 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的自由,願意付出多少是個人的選擇,而不應該強求──只是當所有的心力花在這上面,吃力又不討好的時候,很容易感到無力與迷惘。

而你,就是我迷惘最大的主因。
可是對你,我卻無法克制的沉淪。

面對無法言喻的吸引,明明差異如此巨大卻仍然忍不住靠近……如果撲向火的飛蛾,如同面對魅影的克莉絲汀;無法割捨而存在的,心中的一角。

當一個人陷入痴狂以後,許多曾經在意的事物都將被捨棄,例如矜持、美好的幻想、臉皮……流浪挑戰賽除了給我一個藉口跨出舒適圈,也給了我一個藉口去纏著你。
我還記得在Free Hug的時候我問你喜不喜歡《詩經》,你回我你對古文沒興趣。比起什麼執子之手,我那時想的大約只是〈摽有梅〉吧。

「摽有梅,其實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實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頃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謂之。」

暗示明示,幾乎人都快要貼上去了,你也不曉得是真傻還是假傻,總是沒有回應。如果是真木頭也就罷了,如果是裝傻,那我是不是該感謝你的容忍與不戳破的貼心?

「求我庶士,迨其謂之。」
不是求我啊,是我求。
我求庶士,迨其謂之。

可惜活動一路到了尾聲,我似乎還是只能這樣看著你。

可能,是因為我不是站在梅樹下嬌俏的少女,而是一株無用的小草吧。
可能,是因為,至始至終,我們都不在同一個平面上吧。

我求庶士……最終依舊是求之不得。

還是回來當一株草吧。

曾經做過的大夢,依舊會在回憶裡發光。做好自己的本分並努力的成長,期待著自己可能,真的是大樹。

如果不是大樹,那至少讓我當一株活得自在的草吧。不需要摽梅,不在意盈筐與否,因為我的生活,不該是由別人來掌握。